一位律師眼中的比特幣(BSV)和Craig博士

劉曄律師  2019-06-17  人物庫/區塊鏈大小人物欄目  

  自2019年2月9日Craig S Wrght博士首度公開撰文聲明自己是比特幣的發明人—中本聰以來,我一直自愿翻譯他的作品,不為別的,只為理解比特幣。目前為止,包括他在2019年2月9日以前寫的,大約譯了將近90篇,計30多萬字,其內容幾乎涉及了比特幣的所有方面,應當是中文社區第一人了。一篇三四千字的文章,普通閱讀只需幾分鐘,而作為翻譯則需耗時數小時。多少個深夜,我孤獨面對CSW和比特幣。所以,需要寫點什么了。

  一、CSW其人

  我未見過CSW,只能以文論人,知文論世。我認為,CSW是一個深具悲憫情懷、人類情懷的人,可自由出入哲學、數學、計算機、經濟、法律等多個學科,且融會貫通,同時又是一個具有金剛憤怒、略機于權變的人。一句話,乃人類不世出的天才。當然亦有人說,他是不世出的騙子。天才或騙子,有時在一念之間,一念為天才,一念為騙子。

  

  二、CSW是不是比特幣的發明人—中本聰?

  作為一名具有理工科背景且從業近20年的資深律師,我只能說,如以比特幣白皮書作為判斷準則,以比特幣問世十年來的運行實踐作為事實證據,按照民法的高度概然性證明標準,并結合署名CSW的100多篇關于比特幣的論述,足以證明,CSW就是比特幣的原創思想提出者和總設計師,也就是,CSW就是比特幣的發明人--中本聰。你也可以說我很愚蠢,這無所謂。

  當然在法律上證明CSW是比特幣白皮書的版權人或比特幣原始代碼的版權人,是另外的證明方法,至少需要提供白皮書或代碼的創作原稿、創作過程等證據,因為版權證明乃表達形式的證明,必須提供表達載體的原始證據。版權登記是反向證明方法,在登記公開后,如無反向證據,法律上推定登記人為作品的版權人,可行使版權人的相關權利,各國版權法均如是。

  至于DaveKleimam和Craig博士提到的David Rees教授,他們當然是比特幣發明過程中的重要參與者,尤其是Dave,在代碼的編寫方面貢獻甚大,但他們在法律上只是幫助者、輔助者,不能列為共同發明人或共同版權人。

  又創世私鑰或區塊1、2、3...的私鑰,只是密碼朋客們所臆想的一種證明方法,所謂code is law,非法律上的證明方法,持有私鑰至多表明你對該地址的幣享有控制權,不一定有所有權。比如,如果該地址的幣系贓款,且你取得時明知系贓款,則你并不能取得所有權,盡管你可以在被發現之前花掉它。如果未花掉之前已被司法機關發現,是可以凍結的,如果已花掉,則需要退還或承擔責任。這與現實中的紙幣類似,不同的是,比特幣的凍結程序可能更簡單、更迅速。所以,就算CSW出示創世私鑰,只要他不能證明系中本聰,反對者仍會說CSW偷了、騙了或搶了中本聰的私鑰。故私鑰證明在法律上是悖論,法律不會采用這種方法。

  

  三、關于比特幣的發明背景-非抗審查、非反銀行、非反政府

  許多人認為,比特幣的發明背景記載于2009年1月3日的創世區塊,“英國財政大臣正處在拯救銀行的邊緣”,即中本聰意圖發明一種能夠抵抗政府審查,進而反政府、反銀行的非主權、私人貨幣。

  但Craig博士對這種流行于幣圈的觀點提出明確反對。他以比特幣創始人的身份寫道,在比特幣創世之前,或者自互聯網誕生之后,創造數字貨幣已成一種思潮,至少已有e-gold,Digi-cash,e-cash等多種數字貨幣,其中有些錨定的是物理性黃金,但這些并不都是反政府、反銀行的。且比特幣的最早思想始于1990年代,設計成熟于2008年之前,此時并未發生2008年的金融危機,創世區塊的那段話不能解讀為反政府、反銀行。

  更重要的,他認為,比特幣的發明目的根本不可能是抗審查。采用POW去中化心化只是一種手段,一種解決計算領域中拜占庭將軍信任的新穎手段,不是為了抗審查。在現實法律中,比特幣不可能抗審查。相反,為了應對審查,比特幣的區塊產生機制甚至設定了雙哈希算法,通過雙哈希,部分國家可以對具有特定內容的區塊進行過濾。注意,雙哈希的此等設計目的,系CSW首次提出;另外,在特定比特幣被追蹤到用于犯罪如洗錢、販毒等時,可以被沒收,此等案例已屢見不鮮;又,如果礦工參與或幫助洗錢等活動,則該礦工的計算設備甚至可以直接被沒收,而礦工本人則可能追究刑事責任,此時更不存在所謂抗審查。

  對于政府的此等審查,BTC core所謂人人持有一份賬本的樹莓派思想是完全無能為力的。

  一句話,Craig博士認為,比特幣從一開始其設計目的就是在法律范圍內活動,其從未將之設計為密碼朋客產品,從未將之設計成在法律之外、在暗網之上運行。比特幣不是反政府,而是讓政府更誠實地工作;比特幣不是反銀行,而是讓銀行更高效、更低摩擦地工作。

  四、關于比特幣的功能和腳本實現-Bitcoin iseveryhing

  Craig博士提出,比特幣最早并不是并作為現金或貨幣發明的,而是作為一種不可篡改的證據線索發明的。這與他的工作經歷有關,他曾在審計公司,曾作為政府調查人員追蹤網絡犯罪,由此產生創造一個全球賬本的想法,這個賬本可以記錄人類一切行為,包括交易或非交易數據以及計算機程序等等,與互聯網上的可復制、可篡改數據不同,這個全球賬本記錄的數據是唯一的,不可篡改的,其機制就是前面提到的POW(Proof of work),即享有記賬權或寫入數據權利的人又稱礦工,必須在最快時間內完成一定工作量才能獲得記賬資格。

  他進一步思考,僅有賬本不行,因為如果不給記賬人報酬,則無人記賬,系統無法形成自我閉環,于是他結合現有的數字貨幣概念,創造性地設計:凡完成記賬的礦工有權給自己記一筆錢,他把這個錢命名為比特幣。顯然,比特幣作為憑空產生的礦工獎勵記賬單位,最初是沒有價格的。現實也如此,Craig博士作為系統的設計者和最早一批礦工,為這個系統的啟動和運行投入了數百萬美元。據其文章透露,最初的機房設在悉尼郊外的一個農場,他一個人就運行了近百臺服務器,都是自己花錢的,為什么要上百臺同時運行?為了做到去中心化,以解決本系統最重要的功能—去信任。而比特幣在現實中產生價格,則是誕生一年之后的事了。

  

  比特幣的獎勵總數實際就是發行總數是限定的,即2100萬個。隨著獎勵金額的減少,逐漸過渡到靠記賬手續費維持系統的激勵和穩定。

  關于記賬時間,白皮書的舉例為每約10分鐘記一次賬,而實際的代碼也設計為10分鐘。關于10分鐘的理由,CSW第一次向全世界解釋,兩個原因,一是全球交易的峰值大約圍繞10分鐘呈泊松分布,這與他曾設計澳大利亞證券交易所的交易系統有關,二是工作量證明的隨機數生成時間呈泊松分布。由于,比特幣系統作為全球賬本而設計,為容納全球交易而設計,其記賬周期最好與現實經濟吻合。總之,10分鐘或許不是最好的時間,但卻是一個與現實經濟較為符合的足夠好的時間。太長或太短,都不利于比特幣與現實經濟的共跳動。

  所以比特幣是一個系統,其功能是全球賬本及全球賬本下的記賬單位—點對點現金。全球賬本是一個很廣大的概念,其內容包羅萬象,Craig博士將之稱為”Bitcoin is everything”,意即比特幣可做任何事。然而他不是隨便說說,而是通過多篇文章和專利列舉了許多實例,他已申請及將申請的專利或超過1000多項,極有可能成為超過愛迪生的史上第一人。比如比特幣可做房產買賣、開網店、登記與轉讓知識產權,國際貿易及通關、股東會議的多重簽名,股票證券的發行,甚至是司法管轄權的智能選定......凡能數字化的人類活動,皆可由比特幣完成。在所有這些功能的實現手段中,Craig重點指導了Tokennized項目,這是一個可以發行與登記房地產權證、證券、電影票、彩票、會員證、車票....以及包括簽訂、履行、執行智能合約(現實合同的智能化)等強大功能的集成系統,屬于僅次于比特幣本身的殺手級應用,預計今年年內可以在比特幣BSV上發行TOKEN與運行智能合約。

  而比特幣BSV的上的另一位開發大神—匿名的-unwritter亦不斷推出新創造,其主要功能包括創建比特幣鏈上的各類數據的搜索、上傳、交互等等。-unwritter高度理解比特幣及CSW的哲學思想,提出比特幣是誠實系統,不可篡改的賬本數據是他的所有設計的基本來源。

  比特幣為什么可以實現這么多復雜的功能,甚至可以做任何可計算的問題?很簡單,亦是CSW首度向世人解釋,因為比特幣的腳本是圖靈完備的,比特幣自身就是一臺功能強大的全球超級計算機。為此CSW寫了數篇論比特幣圖靈完備的文章,有高度專業的,也有普及的,我曾翻譯了其中一篇,《比特幣是一臺完整的圖靈機》,其中提到圖靈完備的重要原因是比特幣的腳本語言采用了雙棧設計,即主棧和副棧。CSW同時也認為,圖靈完備是相對的,世界上不存在絕對的圖靈完備語言,也不存在絕對的圖靈機,能完成所需功能即可。就比特幣腳本的Forth語言和雙棧設計,從數學上可以證明比特幣能夠勝任全球交易賬本和記賬單位的功能。

  當然,持反對意見的人大有人在,《精通比特幣》的作者Andreas M Antonopoulos和ETH的創始人Vitalik Buterin就認為比特幣不是圖靈完備的,有些功能不能實現比如智能合約。所以ETH創建了專門運行智能合約的鏈,從此一發不可收拾,世間出現了幾千種號稱能解決智能合約的鏈與幣。

  事實果真如此么?當你理解了比特幣的整體思想、整體設計后,尤其是比特幣是作為全球賬本而設計的時,不難作出判斷,其腳本的功能必定是無比強大的,不可能漏掉智能合約這么重要的功能。當然圖靈完備是數學證明,更是實踐證明,BSV能否實現復雜的智能合約,年內便可在實踐中見分曉。

  五、關于比特幣的價值來源和實現路徑—賬本空間與擴容

  絕大多數人從黃金的貨幣經驗出發,其實這種經驗是一種錯覺,而認為,比特幣的價值來源共識,認可的人多了,價值自然高,也越具有儲存能力。最典型的是李笑來的傻比共識說,BTC的數字黃金說。持這種理論,只要想辦法讓更多的人上車,比特幣的價格便會越來越高。

  CSW當然不會是這種淺薄的思想,他在深刻研究了貨幣的歷史之后,其實在發明比特幣之前,他已獲經濟學學位,認為,比特幣的價值在于驗證交易,其因驗證交易而提供的賬本空間越大,價值越大。

  在一篇文章中,他回顧了貨幣的起源。古代農民糧食有余后,會把余糧存于專門的倉庫,而倉庫會給存戶開具一張收據,記載收到某某多少谷物等,憑此收條可在日后換回同等糧食。有了這張收據,農民可以用它抵債,可以用它交換其他物品等。這張收據,實際充當了貨幣。金、銀作為貨幣的起源與此類似。

  因此,貨幣本身并無價值,其價值來源于其能交換到的物品價值。貨幣是跨時間的權利憑證,記賬符號,持有貨幣者享有在未來以貨幣所記內容無條件換取其他物品或抵債的權利。

  我深刻同意Craig博士的觀點,并認為,貨幣的能力取決于其換取的商品或服務的種類,能夠換取的商品或服務種類越多,其能力越強,比如竟然能夠直接換到遠在幾萬公里之外的他國小鎮的一種特產,則該貨幣的能力超強。

  由于比特幣的設計是無障礙的跨國際點對點現金,因此Craig博士認為,比特幣的賬本空間必須足夠大,大到能夠容納全球所有交易,當全球所有商品與服務均能以比特幣作為記賬單位時,比特幣的貨幣功能方能實現。也因為如此,全球網絡應當以比特幣為核心進行合并。

  在比特幣尚未成為全球貨幣之前,Craig博士認為,比特幣目前只是一種商品,該商品所對應的服務內容便是賬本空間,礦工出售的是賬本空間。礦工因提供賬本空間而為交易者省下的交易成本大約就相當于比特幣的價格。1M的賬本空間約能省下1美元,所以BTC的真實價格約在1美元左右。而BSV目前是128M,大約就是100美元左右。

  也正因為比特幣的價值來源是賬本空間,所以比特幣必須擴容,必須no-cap,越快、越早,越好。

  可使用、可交換是貨幣的本質屬性,而No cap是比特幣滿足貨幣本質屬性的必要條件。

  五、關于比特幣的運行機制和礦工競爭—孤塊是信號

  比特幣的設計其實非常簡單,就是全球礦工競爭計算一道已經設計好的超難數學題,誰率先算出答案,誰取得記賬權,其他人應當尊重這個結果,并在這個基礎上繼續記賬。在這一過程中,礦工形成小世界網絡,他們之間的連通性比網絡的其他地方更加緊密、更加快速,其他網絡圍繞小世界網絡轉。于是問題出來了,如果兩人或多人差不多同時計算出結果怎么辦?如果系統只承認一個結果,那么另一個結果必成孤塊,但算出孤塊的人也耗費了巨大算力,考慮到今后一個塊的手續費收入可能高達50萬美元,即使是現在,一個塊的BTC收入也達六七十萬元人民幣,損失孤塊導致的經濟損失是巨大的。

  圍繞孤塊的問題,各種替代方案出來了。Vitalik Buterin在以太坊中引入了叔塊理論,即只要在一定時間、一定范圍內計算出數學題的人都可以按權重給以區塊獎勵,可謂面面俱到。而更多的替代方案則采用POS出塊機制,即大家不按算力競爭出塊,而按事先協商好的方案比如股權比例出塊或取得記賬權。

  又是Craig博士,在他那篇著名的《鐵與鋼》文章中,在世界率先證明了孤塊理論的博弈論基礎。他認為,孤塊是比特幣的有意設計,是一種信號機制,提醒礦工不僅要注意盡快算出區塊,更要盡快傳播區塊,否則再大的算力也可能在競爭中落敗。有此信號機制,礦工的小世界網絡日益健壯,節點之間的跳躍時間越來越短,越來越不易被外界攻入,從而越來越有可能成為全球交易結算網絡。一句話,礦工以“犧牲”自己的孤塊而保證了整體網絡的健壯,此等設計非ETH、非POS鏈所敢想象。也正因為此,Craig認為,全球只有一條鏈,那就是POW的BSV鏈。關于POS鏈,他在一篇文章提到,在發明比特幣之前,他曾經在網絡中試驗過POS機制,結果證明POS必然收斂于中心化與獨裁。

  六、關于比特幣與現實法律世界—保護隱私但反對匿名

  在比特幣的運行初期,2012、2013年左右,曾有人將比特幣大量用于暗網與非法交易,比如臭名昭著的絲綢之路網站,更有人頻頻用勒索軟件敲詐比特幣。主要原因就是比特幣的的公開賬本只顯示收款地址,而該地址對應的個人身份難以確定。因為早期的非法使用,比特幣在政府和公眾中留下了非常不好的印象,或是一種挑戰貨幣主權的幣,或是一種用于地下的、便于洗錢的幣,或者干脆它就是一種虛擬貨幣,只是少數人擊鼓傳花的游戲。最近,更有不少幣種繼續將這一特性發揚光大,例如BCH增加schnnor簽名以增加交易的匿名性,閃電網絡不留賬本以減少貨幣和交易的可追蹤性。

  Craig博士認為,比特幣是為降低信任成本,減少交易摩擦而發明的,其應當為全球商業所用,應當服務于全球50億人,它絕不是為犯罪、為暗網而發明的。同時比特幣也不是虛擬貨幣,在現階段它是一種提供賬本空間服務的商品,具有真實使用價值,不是虛擬的,當它逐漸成長為全球賬本時,也就成了貨幣。

  由于比特幣作為點對點現金系統(即賬本)具有貨幣特征,因此保護交易雙方的隱私至關重要。比特幣通過兩種方式保護隱私,一是收付款地址只能單向驗證,而不能由地址破解出持有人的私鑰,但此種隱私保護仍是極為有限的,因為長期使用某一個地址收付款,當有人結合大數據分析時,不難找出該地址所對應的商業秘密,故CSW提出第二種保護隱私的更強手段,即一個收付款地址只用一次,一個綁定身份的用戶名可以注冊無數個地址,以用戶名收付款,由于比特幣公開賬本顯示只是地址不是用戶名,一次支付一個地址,則外人很難從大數據分析每個地址的隱私信息。一次支付一次地址,亦是CSW首創,且CSW已就此項技術申請專利,前不久在多倫多大會由Charlis Ryan提出的paymaiL身份認證系統已初現端倪,按照該系統,用戶以錢包注冊郵箱名,郵箱由特定個人持有,通過郵箱收發幣。此種支付,已經做到極強的隱私保護。

  但是,比特幣反對匿名。Craig堅決認為,作為一種全球通用賬本和現金,比特幣必須具有可追蹤性,即可追蹤錢的來源去向。錢的可追蹤性是現代一切法律社會的基本要求,也是維護社會秩序的基本要求。當一切不透明時,最先遭難的顯然是弱勢者,而政府也會更肆無忌憚。比特幣的匿名是指在網絡上切斷支付與身份之間的盡可能聯系,比如混幣系統將多人的貨幣混在一起,打散再支付,則收款人無法判斷來自何人支付,如果混幣中有贓幣,收款人是不知道的,也難以知道是誰的。又如閃電網絡,不記錄收付人地址,則更加無法追蹤資金的來去。

  比特幣的可追蹤性在原始設計已做到最好,即每一次收付地址都在鏈上公開,且與前一次、后一次交易形成鏈鎖,由此可無窮無盡追蹤,但同時采納了一次收付一次地址的技術,實際上追蹤變得極為困難,只有專業機構、專業技術才能完成,故比特幣在保護隱私的同時兼顧了法律上的可追蹤性。

  可追蹤性還表現對特定交易需滿足反洗錢、know your how的法律標準。但對于追求匿名的幣來說,是不可兼顧符合反洗錢和KYH標準的,也必將成為法律打擊的對象。當有圖靈完備的誠實貨幣時,良驅劣,此種貨幣的生存空間將微不足道。

劉曄律師,上海市海上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微信號及電話13331990369

BSV贊賞地址:

  12e5FSuGYQ7tTR9gFzZzgHzGFD97xNfqSM

BSV paymail地址:[email protected]

  比特幣(Bitcoin satoshi vision,BSV)是目前唯一一個遵循中本聰白皮書,遵循中本聰原始協議和設計的比特幣(Bitcoin)。BSV是唯一的世界公鏈,維持比特幣的原始愿景,并將大規模擴容成為企業級區塊鏈和世界新貨幣。

版權信息
作者:劉曄
來源:劉曄律師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作者進駐

手機版

Copyright © 2013 比特巴 www.qdwpjd.tw
始建于2013年,提供比特幣 區塊鏈及數字貨幣新聞、技術教程、測評、項目周報、人物等資訊
本頁面提供的是人物庫人物資訊,提供國內外區塊鏈風云人物及比特幣相關人物傳記和普通百姓進入區塊鏈的夢想與心酸的故事。
六和网站曾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