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對話V神! 質疑之下的以太坊路在何方?

區塊鏈大本營  2019-06-14  人物庫/區塊鏈大小人物欄目  

  

  記者 | 佩奇

  出品 | 區塊鏈大本營(blockchain_camp)

  “我構思以太坊這個項目時,最初的想法是‘這要是能做成那太牛掰了’。當以太坊真的落地后,證明我的想法是對的,以太坊從里到外都是個很棒的項目!“

  ——Vitalik Buterin,以太坊創始人

  6年前,這個精彩又嘈雜的世界,發生了很多事情。

  1月,阿姆斯特朗一改多年來矢口否認的態度,承認因服用大量違禁藥而獲得了7次環法自行車賽冠軍;

  3月,英國凱特王妃為全世界最著名的王室生下一名男嬰,取名為喬治(注:這個喬治,并不是營長的小弟喬治);

  6月,斯諾登因泄露美國監視活動被迫逃亡莫斯科,獲得臨時庇護;

  10月,美國國會在預算上陷入僵局,美國政府17年來首次關門,80萬聯邦政府雇員被“放假”16天;

  11月,超強臺風“海燕”肆虐菲律賓,造成超過5200人死亡,1600人失蹤;

  12月,南非英雄納爾遜·曼德拉在約翰內斯堡逝世,享年95歲。

  彼時,世界的另一個角落——以色列,一個曾經的網癮少年、19歲的俄羅斯裔加拿大天才程序員 Vitalik Buterin,給他的好友們發了一份白皮書,詳細描述了他試圖「顛覆世界」的夢想——以太坊

  “當我腦海中呈現出「以太坊」這個概念時,我的第一個想法就是‘這個概念是不是美好到有點不現實?’”

  作為繼比特幣之后的“下一代加密貨幣與去中心化應用平臺”,V神想要將以太坊打造成一臺世界計算機,創造一個去中心化、絕對平等、充滿效率和信任的世界。以太坊吸引了太多人的關注,也承載了太多人的希冀,當然也承受了太多人的不滿與詬病。

  一年前,區塊鏈大本營記者第一次采訪 Vitalik 時,Vitalik 向中國開發者介紹了「Casper 權益證明與分片技術的最新進展」,并詳細介紹了如何成為 Casper PoS Sharding(分片)驗證者的步驟,信誓旦旦地,向全世界描述了以太坊2.0的美好愿景,讓人們覺得,‘嗯,這就是我要追隨的東西!’。

  但事實是,在過去的一年中,ICO熱潮、核心開發者離開、整體開發進度緩慢、君士坦丁堡硬分叉一拖再拖、其他公鏈的崛起和挑戰...

  以太坊開始被看衰了,被認為效率低、不安全、進度慢且沒有創新...

  在第一次采訪中,當被問到「如果有機會重新設計以太坊,最大的改變是什么」時, Vitalik 表示:

“我犯的一個最大錯誤就是我曾經擁有一個龐大的創始團隊,但其中很多人都非技術出身,很多人在1-2年后就離開了團隊,這拖慢了我們的進度。
另一個錯誤是我們把太多的精力投入到了業余項目上,而不是專注于一個特定的模塊并將其仔細打磨,然后通過授權機制或與其他團隊協作完成剩余模塊。”

  那么,如今 Vitalik 如何回應外界的看衰?如何評判社區的的真正價值?未來在以太坊生態中又將如何定位自己?如何看待大廠入局以及近期大熱的 DeFi?

  時隔一年,Vitalik 再次接受了區塊鏈大本營記者的專訪,詳細介紹了以太坊的最新進展以及他對這個生態、經濟學、社會學多方面的思考。

  受到質疑是有道理的

  

  營長:目前以太坊的發展看起來十分緩慢,遇到了諸多問題,在這一輪熊市中被嚴重唱衰。外界認為,主要原因在于以太坊的低性能和低可擴展性,后來者比如 EOS波場似乎更被看好。對于這種觀點,你怎么看?你認為評價一個公鏈項目好壞的最重要指標是什么?

  Vitalik:確實,2018年一整年,以太坊的開發速度很慢,但最近的開發速度已很快了,許多開發人員都在研究以太坊2.0技術規范以及 Plasma、狀態通道(State Channels)和 SNARKs/STARKs 等 Layer 2 擴容解決方案。

  2018年,以太坊基金會采取了許多措施來提高整體發展速度,比如為 Prysmatic、Lighthouse 和 Nimbus 等客戶端開發團隊提供資金、為斯坦福區塊鏈研究中心提供資金支持、擴大研究團隊和其他資助項目的規模。在經歷了漫長的磨練后,如今各團隊都達到了最高的生產力水平。

  當談到2018年的以太坊生態時,社區受到批評肯定是有一定道理的,但在過去的幾個月里,我認為情況有了很大的改善。比如,在某些情景下,ZK Rollup、Plasma 和狀態通道(State Channels)等實現以太坊高可擴展性的技術都已在主網上運行了。如今以太坊2.0也上線了測試網,所以又增加了很多對以太坊保持樂觀的理由。那些相對更中心化的項目也面臨著諸多挑戰,比如在構建和維護社區層面存在的一些困難。

  我認為衡量社區的規模與質量,不僅僅體現在人數方面,更重要的是社區成員獨立建設對生態系統利好項目的能力,這一點非常重要。在這方面,比特幣和以太坊擁有著非常健康的社區,但其他項目很少可以做到。

  營長:如今以太坊面臨的最大挑戰是什么?如果有機會重新設計以太坊,會有哪些不一樣的設計?

  Vitalik:以太坊目前最大的挑戰在可擴展性和共識算法這兩個層面,我們十分幸運有機會重新設計一個以太坊平臺,這個平臺就是以太坊2.0。我們通過 PoS 共識算法和 Sharding(分片)重新設計了平臺的安全性和可擴展性。

  除此之外,我們在其他技術層面也做了一些決策,比如256 bit 寄存器(256 bit registers

  )和16路默克爾樹(hexary Patricia Merkle tree)。事實證明,有些并不是一個很好的 idea,我們目前也正在重新審視以太坊2.0中的一些設計。如果我們從一開始就知道今天所了解的這些“坑”,那么就肯定會有很多有效方法使得這個平臺更加的簡單。

  營長:從非技術角度出發,君士坦丁堡硬分叉一拖再拖的原因有哪些?

  Vitalik:其中一個重要的原因是研究重點轉向了以太坊2.0和 Layer 2協議,而且我們在拜占庭硬分叉后沒有努力協調和推動在現有的以太坊1.0中增加新的特色。因此,我們花了很長時間才決定要包括什么,在此之后才為它實現和編寫測試,從那時起,我們努力形式化和簡化升級現有鏈的過程,所以我們希望伊斯坦布爾升級更快發生并包含更多功能。

  以太坊2.0正在加速到來

  營長:eWASM 的研發進展是否順利?如果其成功部署,現有的以太坊開發者需要做哪些改變?

  Vitalik:eWASM 正在快速發展,目前正在進行的主要工作是優化和檢查解釋器(interpreters)和編譯器(compilers)的安全性,我們希望現有開發人員在使用 eWASM 時不需要進行很多更改,Solidity 和 Vyper 編譯器將在本地更新編譯到 eWASM。但如果開發者想充分體驗以太坊2.0的更高可擴展性,就需要對其應用程序進行必要的更改。

  營長:你提出以太坊2.0的三個階段可以并行,現如今是如何規劃部署的?每個階段需要依賴哪些條件或因素?

  Vitalik:我們目前正在并行處理三個階段的spec(技術規范)。我們期待可以馬上完成階段0,不久后能實現階段1和階段2。一旦我們確信某個階段可以安全部署時,我們就會立馬啟動它。

  營長:PoW 向 PoS 遷移能否如期上線并避免分叉?PoS 上線后會不會導致安全性下降?

  Vitalik:我們正在采取一種緩慢過渡到 PoS 的方法,即最開始作為一個獨立的系統,一段時間后(階段2期間)再逐漸從 PoW 轉向 PoS,但完全過渡到 PoS 仍需要一個硬分叉。我們當然希望 PoS 鏈的安全性風險會降低,但隨時間的推移,相信它會逐漸證明自己。

  注:更多細節將在以太坊大會上透露

  區塊鏈擁抱經濟學、社會科學

  營長:以太坊的設計與發展融合了多個學科領域,不僅與計算機技術有關,還涉及到經濟、社會乃至人類學理論等等。你怎樣將跨度如此之大的不同理論,應用到以太坊的設計之中?這一年來,在這方面有怎樣的嘗試?

  Vitalik:經濟學和社會科學的各個領域正在以多種方式對區塊鏈產生著巨大影響。其中一個是它們對基礎區塊鏈協議的影響,比如 PoW 和 PoS 在經濟層面的分析和對比;在分析區塊鏈治理時,更具“人文主義”的社會科學影響最大,比如區塊鏈協議如何升級、區塊鏈社區何時平穩運行、何時產生辯論甚至何時分裂等。

  第二個領域是分析基于區塊鏈的應用程序,比如去中心化交易所、ICO 設計、DAO 設計以及投票方案等更復雜的事情。在以太坊生態系統中,許多以太坊社區成員對 Glen Weyl 關于哈伯格稅(Harberger taxes)、二次投票(quadratic voting)和二次籌資(quadratic funding)的想法很感興趣,認為這些都是決策和為公共產品分配資源的合理方式。

  區塊鏈之所以如此有趣,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先驅們將所有這些人文學科、數學、計算機技術和密碼學結合在了一起。

  營長:近期,以太坊基金會發布了2019年春季報告,未來一年,基金會計劃將為整個以太坊生態中的關鍵項目投入3000萬美元,無論 ETH 價格升降與否,這一預算都將不受影響。據官方說明,這筆預算主要用于支持以太坊2.0和以太坊1.0開發以及人才的引進及激勵。未來,以太坊基金會將致力于在區塊鏈行業扮演怎樣的角色?那你呢?

  Vitalik:短期內,除了基礎協議研究等關鍵領域外,以太坊基金會將繼續減弱對直接雇用個人的關注,而更加注重向獨立團隊提供資金補助,發揮社會協調和外聯作用,比如運營和宣傳 Devcon 會議以及維護以太坊的相關文件和網站。

  從長遠來看,以太坊基金會將嘗試成為一個類似“fund of funds(FOF,也稱為母基金,是一種專門投資于其他證券投資基金的基金)”這樣的非營利性組織,向其他專注于不同方向和地域并在各自領域擁有更多"當地知識"的捐助機構提供資金支持。通過對 MolochDAO 和 Gitcoin Grants 的支持,我們已經在一定程度上做到了這一點。我們還希望比目前更加關注教育和外聯,并找到更多的方式來支持世界不同地區的當地社區團體。

  我將繼續積極參與那些我認為最具有參與價值的領域。目前,我不僅在進行基本協議的研究,也在做一些涉及以太坊 DApp 的經濟學層面的研究。我最近發表的那篇探討「論共謀」的文章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大公司入局、DeFi 驟熱

  風險與機遇并存

  營長:如今,一些巨頭企業也開始大力布局區塊鏈,比如今年的摩根大通、Facebook 和 Telegram 紛紛入場且頻頻有大動作,你是否看好這些巨頭的嘗試?如果成功了,對全球76億人民來說意味著什么?

  Vitalik:現在下結論還為時過早。一方面,大公司在區塊鏈領域的嘗試仍處于劣勢,因為它們往往被視為有風險和試驗性的嘗試,大公司在嘗試新事物和遭受失敗時會比初創公司失去得更多。另一方面,大公司的優勢也很明顯,就是擁有大量現有的活躍用戶。

  但到目前為止,我們聽到的有關這些大公司具體實施計劃的消息相對較少,比如 Facebook 的天秤座計劃(Libra)仍然充滿神秘感。往大了說,這些雄偉的計劃可能會通過更大的經濟連通性和自我主權身份等改善我們的生活;或者,它們最終可能就是一個個影響力很小的項目而已;最糟糕的情況是,它們像 Kik 一樣,是圈錢、詐騙的項目。

  讓我最高興的是看到 HTC、三星和 Opera 在手機端和瀏覽器中加入了相關的區塊鏈支持;它以一種安全的方式使用戶更容易地使用區塊鏈應用程序,提供了真正的價值,而不是只因關注某一個應用程序而排斥其他所有的應用程序。在這一層面上,微軟也成功為大量區塊鏈開發者提供了實際的價值。我認為這些創意中有些是無趣的,而另一些可以為區塊鏈生態提供巨大的價值。

  營長:在過去一年內,去中心化金融項目 DeFi 熱度驟增,如今越來越多的人期待 DeFi 可以成為以太坊繼 ICO 之后的下一條發展主線。對此,你怎么考慮?對于目前 DeFi 上借貸應用和預測市場這兩個賽道,你是否看好?理由是什么?

  Vitalik:DeFi 是一個非常寬泛的術語。從理論上講,支付可以認為是 DeFi,去中心化交易所可以認為是 DeFi,甚至 ICO 以及 DAO 和 DAICO 等都可以認為是 DeFi,考慮到 DeFi 這個術語的概念范圍如此之大,我預計未來 DeFi 的規模將會非常非常大。

  從短期來看,我確實覺得類似于 Rainbow Network 這種綜合金融產品( synthetic financial products)很有意思;但從長遠來看,我對于嘗試使用區塊鏈技術創建目前不存在、或者更復雜的結構和機構感到更興奮,我們可以使用類似于 DAO 的“工具”來做到這一點。

  中國開發者需要積極參與

  

  營長:在區塊鏈世界,你覺得人們目前對區塊鏈仍然存在哪些誤解?對此,你做了哪些努力來消除這些誤解?

  Vitalik:肯定有很多誤解。一個常見的例子是,區塊鏈是一種通用的"信任機器",能夠解決任何信任問題。實際上,區塊鏈有時可以解決信任問題,但通常無法解決一個被稱為“Oracle 問題”的關鍵問題,即如何確定外部世界信息的真實性。

  另一個誤解是,基于 PoW(工作量證明)的類比特幣區塊鏈是唯一可以“活下來”的區塊鏈,這讓很多人打心里認為區塊鏈就等同于低效率。但現實中,以上觀點只有在現有技術條件下才成立,隨著未來突破性技術的出現,這種觀點就變得不正確了。

  我在參加會議或在線討論等活動中與人交談時,經常被迫去糾正這些錯誤觀念。在那些經常出現特定誤解的領域,我寫過一些文件,比如 PoS(權益證明機制)和 Sharding(分片)的常見問題解答(FAQ)等。

  營長:自去年以太坊大會完美落幕已整整一年了,在這一年中,以太坊在中國做了哪些布局?在你看來,這一年中國的區塊鏈行業有著怎樣的成績和問題?對于中國以太坊社區和開發者,你最關注什么?

  Vitalik:在過去的一年中,中國以太坊社區有了很大的發展,并且有越來越多的高質量項目出現,比如 Celer。我在微信群和其他媒體平臺上也觀察到,中國開發者在關于區塊鏈技術的爭論與理解也在逐年增加。Unitimes 和 ethereum.cn 等社區團體也越來越好。

  然而,在中國開發者和國外以太坊團體間的溝通層面上,我認為還有很多的事情需要做。今年我們將在日本大阪舉行 Devcon 會議,日本離中國很近,我希望有更多的中國開發者可以來現場進行交流。

  營長:除以太坊外,最近都在關注些什么?讀了哪些書?還有在學習中文嗎?

  Vitalik:我一直在關注密碼學和零知識證明方面的進展,同時也在與 Glen Weyl 合作,共同制定激勵公共產品生產的經濟機制。我認為,提出激勵公共產品生產的機制對人類來說是非常有價值的,我很高興看到區塊鏈在測試這些機制中正在發揮重要作用。去年我在歐洲的時間比過去少了,我現在覺得說中文很容易,但我仍在不斷學習中文,與此同時,我也在學習法語和德語。相比于書籍,我最近讀的博客比較多,Slate Star Codex 仍然是我的最愛之一。

  營長:最后,想對中國開發者說點什么?(可以用中文嗎?哈哈哈)

  Vitalik:這個問題很寬泛,我一直不善于回答這么寬泛的問題,我希望中國開發者能更多地了解以太坊,多參與和建設我們的社區。現在區塊鏈發展很快,機會還是很多!

  

  記者后記:

  10年前,當比特幣只有幾美分時,幾乎沒有多少人愿意去買這個“奇怪”的東西;

  10年后,大多數人心里有了這樣一種共識:比特幣是更好的價值存儲手段。

  6年前,當 Vitalik 的以太坊白皮書項目提案被 Mastercoin 創始人直接拒絕時,Vitalik 說出了「去你的,我可以自己做這件事」這樣的話;

  6年后,盡管有國內一些人不再看好以太坊,而將目光投向了 EOS、波場等其他公鏈項目,但有些人卻不這樣認為。我曾請教過很多資深區塊鏈開發者,受益頗多,其中有一句印象十分深刻:

  “我個人認為以太坊的創新超過其他“公鏈”的總和。但是,真正的“創新”是以年計算的。大家認為好的 Cosmos / Polkadot 都是比預期晚了一年多才上線的。要幾個月“創新”超越別人幾年積累的”中國速度“只有一個可能:去偷。

  反思一下,我們是不是對以太坊過于著急了?

  

  「2019以太坊技術及應用大會」

  門票驚喜大促!

  

  

  

  以太坊大會福利社現已全面開放掃碼入群即可搶先獲得大會一手信息和優惠福利!相關疑問也可入群交流咨詢,務必備注“公司 職位 姓名”否則不予通過!!!

  

  推薦閱讀:

V 神“繼任者”排行榜第三,她一年在 Github 上為以太坊做出 1781 個貢獻

回報率850% 這個用Python優化的比特幣交易機器人簡直太燒腦了...

"偽努力"正在毀掉80%的當代區塊鏈開發者……

那些不怕失業的程序員們,都有什么技能?

為防 Android 碎片化?Google 強迫開發者使用自有開發工具!

在美華人學者被逼至絕境,85%留學生回國求職

Docker 存儲選型,這些年我們遇到的坑

開源“大地震”下,華為如何復制 Google 模式?

  

  猛戳"閱讀原文"有驚喜喲

  老鐵在看了嗎?

版權信息
作者:佩奇
來源:區塊鏈大本營
Copyright © 2013 比特巴 www.qdwpjd.tw
始建于2013年,提供比特幣 區塊鏈及數字貨幣新聞、技術教程、測評、項目周報、人物等資訊
本頁面提供的是人物庫人物資訊,提供國內外區塊鏈風云人物及比特幣相關人物傳記和普通百姓進入區塊鏈的夢想與心酸的故事。
六和网站曾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