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王小川到底怎么看區塊鏈?

聊遍財經  2019-06-14  人物庫/區塊鏈大小人物欄目  

  

  “你們期待我來踢館,但是我沒有。”

  來源|甲子光年

  作者 | 王小川

  一頓操作猛如虎后,“幣圈神童”孫宇晨成為最佳男主角。

  第一集:千萬午餐

  孫宇晨在周二宣布,以456.7888萬美元拍下巴菲特20周年慈善午餐,慈祥老人甘當綠葉,孫宇晨霸榜一天,并制造了該劇最大懸念:每季度都diss比特幣的巴菲特到底會如何“被忽悠”?

  第二集:小川往事

  不久后,孫宇晨的一條陳年朋友圈被翻出,講述了2014年與王小川錄節目時遭遇的質疑和打量。

  

  王小川隨后發了條微博,疑似回應此事:什么叫成功?什么叫騙子?每個人有自己的定義。

  

  第三集:“王之凝視”

  記錄了當年王小川與孫宇晨對話的《中國企業家》,從硬盤里翻出了當年未播出的節目,人們得以一睹那個讓孫宇晨印象深刻的“眼神”。

  “王之凝視”現已加入豪華表情包大餐。

  

  2014年《中國企業家》對話節目未播出片段

  不過討論八卦并非「甲子光年」的意圖,拋開紛紛擾擾的幣圈傳說和割菜套路,單獨看區塊鏈,它本身仍是一個頗有潛力和實用價值的創新賽道。

  各大廠,如Facebook、螞蟻金服、騰訊、百度都在積極布局區塊鏈;沃爾瑪、茅臺、杭州法院等產業端的公司和機構,也已開始使用區塊鏈新技術。

  對孫宇晨個人投去“關懷”眼神的王小川,也曾在2018年3月「甲子光年」區塊鏈峰會上嚴肅認真地探討區塊鏈。

  這也是王小川唯一一次在公開場合系統闡述對區塊鏈的理解,此內容之前未公開公布。

  他從市場需求、行業成熟度的角度,提出了以下問題:

  去中心化一定是必要的嗎?“舊世界”的中心化到底有何不妥?

  以區塊鏈現有的技術,如何解決成本、共識升級和線上線下的數據打通?

  區塊鏈的新激勵機制可能帶來何種風險?

  監管對區塊鏈的態度?

    

  演講原文與視頻如下:

  王小川:區塊鏈與舊世界

1. 去中心化是必要的嗎?

  

  我之前沒有對外講過區塊鏈的事,也很少與幣圈或鏈圈交流。

  今天可能要讓一甲失望了,我不是來“踢館”的。

  這次的演講,我取了一個標題叫做“區塊鏈與舊世界”。上午看大家討論,有一些地方我覺得很分裂。比如大家討論,區塊鏈相對于互聯網發展到了哪一年?

  一開始講到1997年、1998年,后來推到1992年、1993年;1992、1993年離互聯網第一次出現泡沫還有8年時間,而比特幣從2009年到現在是9年的時間了,就不知道大家在聊什么。

  一方面我很期待大家的討論,從比特幣跑起來到現在,18年時間比特幣似乎還沒有找到感覺,這里面是有一些問題的。

  另一方面,大家現在把包括搜狗在內的移動互聯網,和以前的互聯網一并稱為古典互聯網,我是代表舊世界來看區塊鏈與現在世界的沖突,以及為什么有這個沖突。

  我更偏向理性的思考。理性思考不是哲學觀,哲學觀使人熱血沸騰,我想講的是結合技術以及推理的東西。

  對于區塊鏈,以前我們的研究是盲人摸象。有人談技術,有人談業務,有人談理念。但真正要完整地看區塊鏈,需要跨越技術、商業,以及政治制度或者說政治事件,要統一來看。

  我們可以把比特幣、以太坊或其他項目都放到這個系統里來看它的邏輯。

  我相信下面這句話大家是比較認同的:不管從底層技術、商業應用,還是社會治理去看,我們都把它叫做去中心化的共識機制,以及建立在共識基礎上的激勵機制。

  

  所以,這里面要理清楚大家對它感興趣的點在哪?我看到大家談起ICO時,更感興趣的不是共識機制,而是巨大的激勵。這種激勵是像股權一樣,給公司、參與人一個虛擬泡沫般的、代表未來價值的東西。

  這里面,如果無法形成共識,我認為是站在沙灘上的。當我們談區塊鏈時,我們先要談激勵之外的東西,先要談跟傳統中心化到底有什么區別?

  因為中心化有不足的地方,我們才能談后面的新體系。否則中心化一樣可以解決激勵問題,只是大家信任度不夠。所以我們要看區塊鏈是否使信任度明顯高于中心化。

  中心化有什么問題呢?

  

  在底層技術層面,中心化問題不是很大。

  我研究生時,在清華大學高性能計算實驗室,當初就提到一個詞叫去中心化,認為有中心節點會使計算效率很低。當時我也對此很質疑,后來發現中心化的技術問題并不大

  在商業應用層面,對中心化治理更多是一種擔憂。

  我們談理念,可以想得很遠,但我們做產品時,卻需要知道實際有什么問題,新的東西能否解決這個問題。

  現在,中心化在商業上的問題有三個,一是交易成本,如果有第三方收你很多錢怎么辦?一是數據泄露;最后是數據篡改。

  對我而言,這樣的問題更多是我們的擔憂,不一定會發生。如果你面對的中心是騰訊,是主權國家,這個問題就會被化解很多。

  當我們談區塊鏈時,是否能夠更正這個問題,以及這中間(中心化和去中心化之間)是否有10倍、100倍的意義?需要考慮。

  在社會治理、規則治理層面,需要思考。

  中心化后,我們會成為中心節點的控制里的規則,這是我們特別容易反對的一件事,尤其是強調自由的西方思想容易反對的事。一旦有第三方參與,天生就產生一種情緒對抗。

  但從國家組建、社會組建的角度而言,把自己一部分權利交出,讓一個力量、組織、政府來代表行使權利,這從大邏輯上是無法繞過去的。

  在這里,我們要思考,現有的問題,能否被區塊鏈解決。當我們去中心化后,即我們現在談到的區塊鏈1.0、2.0有什么問題。

2. 三問區塊鏈:成本、共識和數據流通

  

  今天上午談到區塊鏈3.0時,很有意思。我們想做3.0,卻沒有講清楚1.0,2.0。

  3.0現在的問題,只要是在去中心化的體系里,都可能存在。我們能否解決以及怎么解決?

  在此,我提三個問題。

  第一是賬本維護的成本。

   

  當我們去中心化以后,以今天的技術需要維護很多帳本。每一個帳本的維護又有成本。交給第三方有成本,自己維護也有成本。特別是在大眾都要變成帳本維護人之一時。

  我最早干過一件很傻的事,在電腦上裝了一個比特幣錢包,把整個賬本都下載下來了。過了一個星期之后,電腦硬盤就不夠了,下載了大概有八九十個G的東西,這是一個成本問題。

  我覺得讓分布式帳本跑起來的提法很好,但中間涉及的數據量過大的問題怎么解決?尤其是對企業來說怎么解決?

  這個問題上,我們發現了兩個分叉,一是交給第三方維護。

  今天比特幣也是,我相信大多數比特幣玩家不會裝一個鏈條在手上,最多也是跟自己相關的幣,而非全鏈條,這種情況下,安全性是有局限的。

  交給第三方托管的方案,沒有實現去中心化帶來的收益,因為還是被“中心化”。所以問題沒有被解決。

  另一個方案是在特定應用里有效。

  這個對企業、專業用戶是有幫助的。這里我們要思考,是否能保證大眾使用時,信息是真實的。

  第二個問題是怎樣升級共識。

  

  我們達成了共識,這看上去不錯,但共識達成之后出現的問題是,當我們需要升級時,怎么升級這個共識?

  尤其是當我們給用戶提供某種激勵后,一旦共識形成了,到底該不該改?這時面對行業的變化,或當你需要調整時,升級就成為一個問題。

  以比特幣為例,因為技術原因,大家想去升級比特幣的協議,升級共識。它的社區也好、礦廠也好,最終擁有者也好,最后很難形成共識。

  所以這個共識或者規則怎么升級?即改變規則的規則,改變機制的機制,改變共識的共識怎么落地?

  從數據完備來講總會有一個限制,就好像公司有章程,那下面我章程怎么修改?你要從一個更高階的角度來考慮。這個修改的章程是什么?這件事的復雜性會提高,使得初步達成共識的難度增加。

  這是共識機制里面帶來的問題,如果你很快達成共識,共識很難改變;如果共識能夠升級,那初始共識就很難達成。這是一個原始問題。

  這個問題怎么辦,就是線下協商,不要把它寫在鏈上,投票什么在線下做。但線下又沒法鋪開到很多人,而道理上講,每一個有帳本的人都應該參與到共識升級。

  第三個問題是,區塊鏈的線上數據如何下鏈?

   

  我們在看區塊鏈時,很多文章講得很好——數字資產在價值網絡里能夠傳遞。但問題是,價值網絡里的資產怎么跟鏈下的資產形成一個對應關系?線上數據怎么下線?

  今天看到的成功案例里,資產都是虛擬的,都是自己在線上閉環里跑,跟真實世界沒有對應。

  我們看到,有文章講房產交易怎么用區塊鏈解決,我覺得應該把視野從局部的圖,像用區塊鏈記賬,拉到更遠的地方。

  線下舊世界里的資產跟區塊鏈是不兼容的。

    

3. 激勵反被激勵誤

  

  我們傳統分類,把區塊鏈分成私有鏈、公有鏈、聯盟鏈。

  

  私有鏈在企業內部,企業靠自己背書,以我為尊,不能篡改數據。我認為私有鏈有企業信用背書,不如做中心化的事情。

  公有鏈的話維護難度高,共識達成難,共識升級也很難。

  所以今天我們實際上做的東西,除了比特幣,更多是一種弱中心、強激勵的做法。ICO是不得了的事,但它跟我講的真正的公有鏈有區別。

  還有聯盟鏈,這個我不反對。比如說醫療數據,幾個醫院把數據打通,做到不可篡改,這是to B的事,用戶不需維護賬本,由聯盟維護。我認為聯盟鏈是跟舊世界最兼容的事情,前面的事情跟舊世界產生的分歧會很大

  我腦海中有個基本模型,左邊是中心化,右邊是去中心化。

  中心化是你信任公司,信任企業;去中心化是對公司不信任,信任技術,信任技術后面帶來的規則。即在區塊鏈或者說共識機制背后,關鍵是,你的信用點到底在哪?

  相對而言,大公司對區塊鏈興趣較小,他們自己就代表了信任關系;越是從零開始的小公司,越想通過網絡能力建立信任規則,獲得用戶和客戶的信任。

  小公司比大公司更愿意參與還有另一個原因,激勵。

  除了建立新的規則以外,大家會竭盡所能,想辦法使參與的人,不僅做交易,而是把它變成巨大的價值。

  所以我們要小心,今天的一個項目,它最后建立的生態或業務,究竟是用戶認可你、信任你的技術規則,還是說被蒙蔽了眼睛,只是信任你的價值,信任你的激勵?

  激勵是空的,里面有巨大的風險,ICO把它推到一個極致。我會去分析一個項目的價值究竟是在左邊這側(中心化),還是在右邊這一側(去中心化)。

4. 區塊鏈的生存空間

  

  最后我在想一個事,在我的模型里,區塊鏈本質上打破了公司關系,就像共產主義是沒有國家概念的;區塊鏈走到最后,也不會有公司的概念存在。

  今天,我們是退化的共識機制,大體上是公司通過區塊鏈技術放大用戶對自己的信任,包括對你的價值的認可。但一旦你這樣放大到跟國家抵觸,國家覺得我的信用背書受到挑戰,公司就會受到打壓。

  我認為區塊鏈的應用,更多應該放大到公司信用之上,國家信用之下

  

  但前幾天遇到銀泰的沈國軍,他認為中國最該干一件事情,就是向非洲或其他地區的國家發行我們的數字貨幣。沈國軍認為,像津巴布韋這樣的地方,通貨膨脹很厲害,中國用自己的信用做這樣的背書,再加上數字貨幣,包括區塊鏈的放大性質,有機會對美國形成新的挑戰。這種想法很讓我佩服。

  這次,我講到了區塊鏈與舊世界的不兼容,和沖出去后,在新世界的機會。

  這是我看到的問題,我也希望解決這些問題后,區塊鏈能進入繁榮的3.0。

  (圖片來源:中國企業家雜志)

  ·  推薦股權融資項目就拿最高 50% 財顧費 ·  

  ·  點擊下方圖片查看詳情 ·  

  (必須是一手股權項目)

  

  文章轉載自公眾號

版權信息
作者:王小川
來源:聊遍財經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作者進駐

手機版

Copyright © 2013 比特巴 www.qdwpjd.tw
始建于2013年,提供比特幣 區塊鏈及數字貨幣新聞、技術教程、測評、項目周報、人物等資訊
本頁面提供的是人物庫人物資訊,提供國內外區塊鏈風云人物及比特幣相關人物傳記和普通百姓進入區塊鏈的夢想與心酸的故事。
六和网站曾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