幣圈 | 一個比特幣信徒的離開

桃才寶寶  2019-06-14  人物庫/區塊鏈大小人物欄目  

  

  燃財經(ID:rancaijing)

  原創作者 | 劉景豐 王琳

  桃才編輯 | 桃才君

  6月10日晚,比特易聯合創始人張歆彤發布消息:比特易創始人惠軼于2019年6月5日逝世。

  42歲的惠軼有著頗為光鮮的履歷,畢業于中國科技大學,后加入IBM中國研究院擔任研究員、資深研究員,2006年加入微軟擔任Surface產品經理、高級產品經理。此后也有多次創業經歷,2017年10月創辦區塊鏈市場數據分析與服務平臺比特易。

  多個幣圈微信群里流傳的聊天截圖顯示,就在惠軼離世的前幾天,他疑似動用客戶2000個BTC比特幣),用100倍杠桿做空導致爆倉,虧掉1.13億元。

  一名比特易前員工告訴我們,惠軼性格內向、沉默少言,員工在公司做工作匯報時,都會盡量簡潔。他并未成家,平時一個人獨自生活。該員工猜測,惠軼在創業期間面臨的壓力可能很難找到親近的人傾訴化解。

  2018年底在市場行情低迷時,比特易曾有過一次較大規模的裁員。此后到2019年初,比特易員工僅剩幾個人。此前亦有消息稱,今年5月比特易公司就已關閉,但截至昨日,天眼查信息顯示該公司“在業”。

  目前,惠軼家人未發布惠軼去世的訃告,比特易公司層面也未出具正式消息,關于惠軼的真正死因依然撲朔迷離。

  

  疑似加百倍杠桿虧掉上億

  “親愛的惠軼同學已于2019年6月5日永遠離開了我們,當天清晨,我在極大的悲痛中見到了他最后一面。”

  這是近日前比特易合伙人張歆彤在朋友圈寫下的一段話。

  惠軼,區塊鏈市場數據分析與服務平臺比特易的創始人兼CEO。在相關介紹中,比特易為數字貨幣投資者提供市場分析工具、數據指標和風險管理策略,幫助投資者控制數字貨幣投資風險;同時也為監管機構、行業研究機構提供市場數據監控,項目風險監控,非法交易發現與監控等各項專業服務。

  盡管從事數字貨幣投資風險控制的工作,但業內人士稱,惠軼去世,疑似與他此前在OKEx交易平臺進行高風險的比特幣合約交易有關。

  我們梳理發現,單從時間順序上看,兩者確有銜接。

  “保佑下午瀑布形成,我下半年就不用干活了。”5月31日13:15左右,惠軼在一個500人的區塊鏈投資群里發出這句話。

  就在幾個小時前,比特幣市場迎來一場“瀑布”式暴跌。5月31日零點,比特幣價格從8928美元的高點在一小時內跌至8640美元;此后從凌晨3點到凌晨5點,再次從8620美元跌至8200美元左右,最低一度下探至8010美元。

  

  5月31日某平臺上比特幣的價格走勢

  根據當天流傳出來的聊天截圖,惠軼稱“我在瀑布前5分鐘,開了10個BTC的100倍杠桿空單玩玩”、“準備拿到交割了”。如果時間剛好卡在比特幣價格大跌前操作,意味著他通過這100倍杠桿獲得不錯的收益。而此后他稱“今天早上大概又開了600BTC的空”,也側面印證了其通過杠桿已獲得了收益。

  實際上,5月31日早上6點至9點,比特幣價格處在小幅上漲的狀態,惠軼開出600個比特幣的空單似乎未能帶來預想的收益。

  直到午后,惠軼再次判斷市場將迎來一波“瀑布”式下跌,于是他再次下注。根據流傳出的消息,惠軼疑似動用了客戶2000個比特幣,用100倍杠桿做空。這才有了他那句“保佑下午瀑布形成,我下半年就不用干活了。”

  然而市場的反應并未如其所愿。根據交易平臺的盤面數據,當天13點至15點,比特幣價格從8108美元漲至8320美元,前1小時內漲幅1.13%。

  比特幣價格不跌反升,這一次惠軼又判斷失誤,而且還用了100倍杠桿。

  所謂100倍杠桿,是指投資者在做合約交易時,向平臺抵押1%比例的保證金即可進行交易。這種情況下,當市場偏離預期的波動幅度超過1%,便會出現爆倉。惠軼使用了100倍杠桿看空比特幣,假如滿倉操作,當比特幣價格上漲1%,其賬戶內資金將會損失殆盡。當天下午,比特幣的價格在第一個小時內就上漲了1.13%,這意味爆倉幾乎已成事實。

  根據當天的比特幣價格,1個比特幣合人民幣5.6萬元,2000個比特幣共計1.13億元。

  此后,再未流傳出惠軼的信息。直到6月10日,他去世的消息傳出。

  不過,目前惠軼家人未發布惠軼去世的訃告,比特易公司層面也未出具正式消息。

  

  自掏腰包發工資

  惠軼盡管并非知名人物,但履歷也頗為光鮮。

  公開資料顯示,惠軼2003年畢業于中國科技大學,為編輯出版學學士和管理學碩士,隨后加入IBM中國研究院擔任研究員、資深研究員;2006年加入微軟擔任Surface產品經理、高級產品經理。

  2008年從微軟離職后,惠軼創辦了北京途拓科技有限公司;2014年創辦P2P平臺花果金融,并出任CEO。在P2P最熱的2015年初,惠軼選擇退出花果金融,在“E租寶”事件前便離場。

  同樣在這段時間,惠軼將手中所持股票套現,躲過“A股危機”。此后,他進入長江商學院,攻讀EMBA。

  因為接連躲過了“A股危機”、“E租寶”事件,朋友送惠軼“逃頂俠”的稱號。

  離開花果金融的惠軼,在2016年初又創辦互聯網金融項目神仙有財,希望通過人工智能的方式匹配產品,而平臺的資產端則以上市公司大股東融資項目為主。

  據公開信息顯示,神仙有財曾與P2P平臺夸客金融聯系密切,當時神仙有財平臺上的消費金融資產由夸客金融提供,夸客金融也對神仙有財供應的資產提供債權回購。此后2018年夸客金融暴雷,惠軼離開神仙有財。

  在離開神仙有財之前,惠軼就進入區塊鏈領域。2017年下半年,比特幣市場迎來一輪暴漲。看到好時機的惠軼創辦比特易,打算做一款數字貨幣領域的“同花順”。

  早期,比特易頗被市場看好,甚至引來知名投資機構的關注。按照此前的消息,2018年4月,比特易宣布獲得軟銀中國資本、藍馳創投的A輪戰略投資。當時惠軼在介紹時稱,這是軟銀中國投的第一個區塊鏈項目。不過日前軟銀中國否認了該筆投資。企查查數據顯示,比特易投資方全是個人,沒有機構參與。

  

  比特易官網給出的融資信息

  “用數據去刻畫整個市場存在的風險,根據不同的用戶畫像提示大家如何具體操作。”這是惠軼對比特易的理解。最初的比特易,只提供市場數據,并沒有形成好的盈利模式。

  一位比特易的前員工告訴我們,當時的比特易背后有投資人的支持,“一開始是沒有資金壓力的。后來到了下半年,環境越來越差,公司資金開始緊張。”

  這名員工還記得,惠軼偶爾會自己炒幣,但從不鼓勵員工炒幣,“當時員工都很年輕,很多都是90后,大家生活開支都比較大,要是虧了你怎么賠?”

  不過也有其他員工表示,當時公司內部有員工跟風炒幣,結果最后把房子都搭進去了。

  2018年12月,公司資金越發緊張,“公司效益不好,還擴展業務推出了分析軟件,但沒有多少人用。”該員工告訴燃財經。此后,包括該員工在內的多名員工被裁。

  “公司當時已經很困難,一度惠軼要拿自己的錢給員工發工資。”一知情人士稱。

  

  曾向李笑來“取經”

  在比特易前員工麗梅印象中,惠軼有著典型理工男的性格,“他不是一個張揚的人,在跟人交談時,惠軼從來不會主動跟別人聊一些想法。就算是員工給他匯報工作,也要盡量壓縮時間。”

  盡管不善言談,但是惠軼對待員工非常和善。“如果技術或者我們任何一個部門的人事情做得沒有達到他的要求,他不會苛責,不會拍桌子罵人,而是非常耐心地督促你,直到你做完。”麗梅說。

  另外一個讓麗梅略感意外的事是,這位42歲小有成就的創業者,沒有自己的家庭。麗梅猜測,“他性格內向,平時有什么事情也沒有人傾訴、交流,在創業期間的壓力可能也很少有渠道可以化解。”

  據介紹,比特易近半年的狀況一直不容樂觀,為了讓公司活下去,惠軼經歷過多種嘗試。就在2018年底,惠軼還想過孵化一個區塊鏈項目,通過智能合約與零售結合,甚至還專門咨詢了幣圈人士李笑來的意見。

   

  李笑來與惠軼聊天記錄截圖 來自李笑來朋友圈

  李笑來在朋友圈發布的他與惠軼聊天記錄截圖顯示,李笑來稱“這不是區塊鏈項目”“打區塊鏈旗號也刷不來流量”。此后該項目作罷。

  另外也有消息稱,比特易還曾推出數款比特幣合約產品,而此次惠軼被爆倉的BTC資金也是來自客戶。不過截至目前,尚未有人提出對這筆資金的維權,燃財經也無法核實該資金來源。

  

  致命的合約交易

  根據流傳出的交易截圖,惠軼進行比特幣合約交易的平臺,為OKEx交易平臺。該平臺此前曾多次被爆出發生不正常爆倉事件。

  

   一份流傳出的惠軼進行100倍杠桿合約交易的截圖

  2018年3月,10余名投資者稱在OKEx上交易數字貨幣,因為“購買的期貨單在達到爆倉線時,未收到短信提醒,未能及時增加保證金造成爆倉”等原因,最高損失200萬元。

  同年5月,多名用戶聚集到OKEx辦公地點維權,起因是有投資者在OKEx交易被爆倉,一個月損失300萬元。9月,在比特幣價格大跌時,OKEx合約出現卡機及登陸緩慢情況,后經搶修恢復正常,然而許多投資者在此期間因未能及時操作虧得血本無歸,有人甚至在這次爆倉中虧損400萬元。11月,多名投資者再次來到OKEx辦公地點維權。

  盡管遭到多次維權,OKEx的合約交易至今仍未關閉,且合約交易杠桿最高可設為100倍,讓本身存在高度投機性的數字貨幣交易市場風險變得更大。

  除此之外,燃財經發現,在火幣的交易平臺,也上線了合約交易。火幣合約產品上線時間為2018年12月,火幣合約設定了1倍、5倍、10倍、20倍四種杠桿。而上線合約產品的火幣,也被爆卷入爆倉漩渦。

  盡管自2017年9月4日央行等七部委發布了《關于防范代幣發行融資風險的公告》叫停ICO融資等非法從事代幣發行融資活動的行為,但此后國內各大交易所轉移到國外繼續向國內用戶提供“炒幣”服務。2018年下半年,央行等部門再次重申虛擬貨幣交易場所和ICO行為屬于非法金融活動,堅持“露頭就打”。然而,即使政策嚴格約束,仍不能阻止投機者入場數字貨幣市場。

  這次,一名學歷工作背景光鮮、創業時又小有成就的創業者,最終在炒幣的路上以悲劇收場,但不知能否叫醒那些依然抱著僥幸心理的炒幣者。

  *文中部分圖片來源于視覺中國。應受訪者要求,文中麗梅為化名。

  

版權信息
作者:燃財經編輯部
來源:桃才寶寶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作者進駐

手機版

Copyright © 2013 比特巴 www.qdwpjd.tw
始建于2013年,提供比特幣 區塊鏈及數字貨幣新聞、技術教程、測評、項目周報、人物等資訊
本頁面提供的是人物庫人物資訊,提供國內外區塊鏈風云人物及比特幣相關人物傳記和普通百姓進入區塊鏈的夢想與心酸的故事。
六和网站曾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