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BUMO(布幣) > 正文

BUMO聯合創始人郭強:區塊鏈和通證經濟的基礎是信仰、信用、信任

BUMO社區  2018-12-07  BU/BUMO(布幣)欄目  

  

文章內容來源于金色財經記者對BUMO聯合創始人郭強的專訪

文章轉載自“金色財經”

  毫無疑問,最近這兩年區塊鏈成為了一個很大的賽道。

  作為投資人的郭強當然也敏銳地發現了這一點。前30年的互聯網主要是信息互聯網,信息在網絡上自由傳遞;伴隨最近幾年區塊鏈的興起,互聯網進入價值互聯網,即價值可以在網絡上自由流動和傳遞,這是非常不一樣的。上一輪信息互聯網已經進入尾聲,投出有爆發性的獨角獸越來越難。因此,關注新賽道和技術就成了必然之選。

   (BUMO聯合創始人郭強)

  2012年郭強開始做風險投資,他的第一支一期基金是發改委的第一批戰略新興產業基金——亦莊互聯,當時的主要方向是投資技術類的早期項目,在2015年投資了布比科技。之后進入到二期基金普豐創投,LP包括前海母基金、國投創合、中關村創投、清控等。

  作為一個古典投資人,郭強在這兩期基金的運作當中,對于區塊鏈的本質及價值也經歷了一個認知迭代的過程,今年春節之后,郭強正式All in區塊鏈。近日,金色財經就與他進行了一場時長兩小時的頭腦風暴,聊聊通證經濟和當下火熱的STO。

  區塊鏈帶來DAC分布式自治組織新物種

  區塊鏈的上一輪小高潮是從13、14年開始的,隨著比特幣的價格帶來的社會關注,它背后的技術邏輯也逐漸被主流社會所認可。歷史的發展其實都有它的必然性,按照馬列主義原理,生產力發展到一定階段,必然帶來新的生產關系變革。那么,區塊鏈技術的到來,讓我們重新來思考,在數字世界中我們要建立怎樣的一種生產關系。

  最早從理論上提出把區塊鏈技術本身、也就是鏈和Token有機結合的是加密經濟學。它從博弈論的角度,認為區塊鏈是在設計一個全新的經濟體。

  “實際上,很多做區塊鏈方面研究的人,可能更愿意用貨幣非國家化的角度,將比特幣等token視為一種貨幣。我不這么認為,研究通證經濟的人包括我自己,其實更愿意用制度經濟學大師道格拉斯·諾斯的理論。”郭強說。

  道格拉斯·諾斯在他的《西方世界的興起》講到,有效率的組織需要在制度上做出安排和確立所有權,以便造成一種刺激,將個人的經濟努力,變成私人收益率接近社會收益率的活動。

  由此,人類社會中很多組織的存在,是為了提高人的社會屬性,提高組織的運作效率。放眼望去,無論是農業社會,還是工業社會,很多組織都是時代的產物。那么,有沒有可能存在這樣一種組織:我們可以純粹依靠算法和機器以幫助人與人之間的交往?

  “區塊鏈為我們創造了這種可能性,我們管它叫‘DAC(Distributed Autonomous Company,分布式自組織商業體)’。郭強堅定地說。

在郭強看來,DAC就是通過區塊鏈技術和經濟激勵模型設計,建立一系列公開公正的規則,讓商業活動可以在無人干預和管理的情況下自主運行的組織機構。他認為,DAC包含三個重要的要素:

1.有一條區塊鏈作為價值和數據可信的確權存儲;

2.有一個或多個token,作為DAC商業活動的價值符號,參與DAC商業活動的用戶可以通過交易或付出勞動、資源等方式,獲得相應token,從而他們就成為了這個機構的成員;

3.有一個社群,利益相關方形成共識社群,持有token的用戶可以參與社群的治理和運營,從而形成DAC的社群形式。

  “我們談到區塊鏈和生產關系革命的時候,就應該更多地去考慮它的模型,它到底是用什么樣新的觀念去形成一個人與人交互的關系。”郭強分析說,“所以,大家在討論區塊鏈商業模式創新的時候,應該建立一種新的范式去理解區塊鏈,DAC的概念是通證經濟模型設計中一個關鍵點。”

   

  DAC 首先通過區塊鏈加密算法形成一個非常客觀和理性的信仰,在區塊鏈上記錄的所有東西都不可篡改。然后,通過 Token代表的價值符號去進行制度設計,借助這種制度設計,產生社群的組織形態,其動員能力和整體協作范圍都得以極大提升。再通過這種算法共識區別于人類過去的主觀的共識,讓一群有相同價值觀的人形成社群和共識,從而進行方向一致的共同行動。最后,再有一個 DAPP 去做業務邏輯呈現,這樣,用戶就可以通過使用 DAPP 去參與到這個 DAC 中。

  回過頭來再看比特幣,它就是一個非常完美的DAC的結構。比特幣做的很多事情跟VISA、MasterCard這些東西都是類似的,但它沒有一家公司去管理,原因在于比特幣完全是基于算法和網絡自動運行的。郭強說:“雖然現在比特幣更像是數字黃金,不是中本聰希望的數字貨幣,但它是一個完美的DAC。”

  通證經濟的本質——更高層次的自由

  毫無疑問當下火熱的STO也是通證經濟學的一種,通證經濟學和區塊鏈的創新結果就是不斷演化的區塊鏈產品類別,還有不斷出現的區塊鏈發展困境都會用通證經濟學的相關概念解決。因此,應運而生了穩定幣、STO等多種類別的區塊鏈模式創新。

  事實上通證經濟是區塊鏈的理論基礎,Token economy通證經濟是先于區塊鏈發展而出現的一個概念。

  那么到底什么是通證呢?它的最主要定義是什么?

  “進入到價值互聯網時代,價值體現必須通過某種載體才能在網絡上流動,這個價值載體就是Token,所謂通證。”郭強表示,“Token是區塊鏈世界的權利憑證,它可以是任何一種形式,coin(代幣)只是其表現形式之一,還可以是權益,資產等價值符號。”

  在區塊鏈世界,最廣為人知和被熱烈追捧的莫過于比特幣和以太幣。而每一個發幣的區塊鏈項目,都是試圖以其所發行的幣(通證)作為一種經濟激勵的工具,促進生態圈內各個角色的協作。你的貢獻越大,你得到的幣越多。大家協作得越好,幣價越高。因此,每一個發幣的區塊鏈項目都在試圖設計一個通證經濟系統(token economic system)。

  “Token原子性、瞬時性、切片性和碎片化的特性非常重要。只要有交易發生,它可以隨時把股權、權益分給人們。這個激勵機制的能量非常大,持有者可以隨時加入或退出。”郭強分析稱,“一個好的通證經濟模型通過自金融的方式,對其持有者進行確權,確權之后才能形成真正的社群。”

  在郭強看來,沒有通證的區塊鏈項目,很難與互聯網項目建立本質差異化。

  此外,談區塊鏈不得不談信仰。但區塊鏈的信仰不是信仰上帝,區塊鏈的信仰是信仰數學,加密算法讓記在賬上東西一定是可靠的,這是非常重要的。從這個角度來理解什么是區塊鏈,什么是區塊鏈的共識、什么是密碼學基礎設施,信仰、信用、信任這“三信’之間的關系,這些哲學層面思考和理解,看似與區塊鏈、與通證經濟無關,卻恰恰就是區塊鏈和通證經濟的基礎。

  那么,通證是跑在哪呢?真正的通證是跑在公鏈上。

  我們所說的公鏈,不僅僅是比特幣,不僅僅是以太坊。基于某個殺手應用或某個垂直行業誕生的產業公鏈,自帶基礎用戶,再引入其他應用共建開放生態,這樣的產業公鏈建設扎扎實實。

  BUMO就是要做一條真正的賦能實體經濟的公鏈。“我們不去講改變世界什么,我們要做的實際上是讓區塊鏈落地,在真正的應用場景中發揮作用,我們為通證經濟打造了BUMO基礎公鏈。”郭強強調。

  基于此,BUMO包含了三層生態架構:

  第一層網絡層,包括共識協議、智能合約等等,而這個智能合約系統實質上是為金融合約打造;

  第二層是交換層或者交易層,實現價值的泛在流動;

  第三層治理層,即需要有機制進行監管。我們可以類比科斯講市場經濟需要公司、市場和仲裁,而過去的公鏈不完整導致了一系列的問題。

  基于這些解讀,我們就會比較容易理解通證經濟的本質。一方面,它是一個自由度極高的新生經濟;另一方面,通證經濟的自由是有邊界和前提的:高度自律。擁抱監管,社群自治。

  通證經濟系統的設計,就是要用經濟激勵的手段,讓整個生態圈的每一個人、每一個角色盡可能行善事,不作惡。

  加入BUMO社區

  官網:www.bumo.io

  電報群:https://t.me/bumo818

  官方微博:BUMOproject

  Twitter:@BUMOproject

  Reddit社區:

  http://www.reddit.com/r/BUMO/

  facebook:

  https//facebook.com/BUMO-427467781044399

  

版權信息
作者:BUMO社區
來源:BUMO社區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作者進駐

手機版

Copyright © 2013 比特巴 www.qdwpjd.tw
始建于2013年,提供比特幣 區塊鏈及數字貨幣新聞、技術教程、測評、項目周報、人物等資訊
本頁面提供的是BU新聞資訊,布幣BUMO致力于開發新一代基于價值的網絡,使數字資產能夠自由流動。
六和网站曾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