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區塊鏈圖鑒:有人成就“中國制造”,有人借機斂財傳銷

作者:密碼財經  時間:2019-11-12  分類:區塊鏈Blockchain新聞  

  

當深圳與區塊鏈相遇會發生什么?技術創新、產業扶持、傳銷肆虐?
目前深圳有四千多家區塊鏈公司,從數量上來看遠超北京和上海。
數字背后有華強北這樣的礦機銷售集散地,也有騰訊、迅雷這樣的互聯網企業,更有一批隱藏在暗處肆意生長的傳銷和資金盤項目。
當一些人在體驗區塊鏈發票的便利之時,另一些人則剛被傳銷和資金盤項目“洗劫一空”,作為新技術的區塊鏈在深圳這座開放和包容的“新城”,呈現出了截然不同的氣象。
「 從“手機手機”到“礦機礦機” 」

  11月初,深圳多云,氣溫已較之前有些下降,南國的冬季即將來臨。

  但對于華強北礦機商人張勤,正是生意的旺季。他剛剛完成一筆170臺礦機、超過200多萬元的單子。和他交易的,是一個塞爾維亞人,對方從尼什慕名而來,在得到能立馬交貨的承諾后,爽快地交付了定金。

  華強北位于深圳市福田區,其前身是生產電子、通訊、電器產品為主的工業區域。

  在華強北,像張勤這樣的商人,已經成為龐大的群體。他們在以比特幣、以太坊等為代表的數字貨幣暴漲中,靈敏地嗅到商機,借助華強北背后的產銷能力,向全國乃至全球鋪開了礦機生意的大網。

  商機像大浪一樣向這座城市襲來,半年不到的時間,華強北一掃之前受電商打擊的陰霾,商鋪緊缺、房租上漲的故事重演,“就連門口黃牛和你的搭訕,也從‘發票發票’和‘手機手機’變成了‘礦機礦機’”,張勤戲謔道。



  在經歷2017年的比特幣暴漲風潮,到今天的區塊鏈上升為國家戰略,數字價格的漲跌和應用落地,是最受關注的焦點,但少有人知道的是,中國人壟斷的礦機生產及經銷鏈條,正是“中國制造”領先全球的一個典型縮影。

  在華強北市場上,來自俄羅斯、塞爾維亞、印度等全球各地買家,在焦灼地尋求礦機貨源,他們不要求“物美價廉”,就是希望能盡快交貨。這是一個賣方市場,中國賣家主導著話語權。

  華強北的商家最喜歡的就是這些國際賣家。張勤的經驗是,“他們目標明確,要的量大,簽證時間有限,所以會很快下決定。”

  “礦機不過就是高算力的數碼產品”,相比較張勤的興奮,許文杰顯得有點冷靜。

許文杰,浙江人。比特幣早期投資者。
礦機生意做起來之后,也有了一些新玩法。一些商家另辟蹊徑,提供衍生品服務吸引客戶。比如礦機托管業務,找到穩定的電力、場地,建好礦場,買家在購買礦機后選擇托管,繳納托管費后無需考慮其他問題。
成為全國乃至全球最大的礦機銷售集散地,華強北背后的支撐,是深圳及附近地區強大的電子工業設計和制造能力。
“中國人造東西很厲害的”,一個趕來賽格廣場買礦機的俄羅斯人伊萬稱。“以前模仿歐美智能手機造山寨機,現在是自個造礦機了”。伊萬表示,為了方便中國店家有更便宜的價格通知他,他還學會了用微信。
許文杰十分贊成伊萬的觀點。“2017年,一個朋友要做礦機,當時很快地在華強北找到了生產礦機的所有零部件,然后到(深圳)寶安找到代工廠迅速生產。”“這在全球其他地方都不可能實現的。”
“深圳速度”是有目共睹的。
在與美國蝴蝶實驗室和烤貓的競爭中,南瓜張(嘉楠耘智的創始人張楠賡)研發出了世界上第一臺采用專用芯片的比特幣礦機,彼時,烤貓已經在深圳公明街道籌備建立“烤貓礦廠”,2013年,算力市場成了烤貓的天下。
烤貓礦機的成功直接讓吳忌寒成了千萬富翁。芯片和礦機的暴利讓他決定自己做礦機。
隨后,雖然烤貓江河日下、嘉楠耘智幾近偃旗息鼓,但比特大陸逆勢投產了基于28nm的螞蟻S1384芯片和S5礦機。
在這場算力競賽中,比特大陸勝出。以超過擁有70%的比例占據全球ASIC礦機市場份額。
吳忌寒和比特大陸的成功,南瓜張和嘉楠耘智的不懈努力,億邦國際的崛起,形成了以“中國制造”為技術主導的礦機市場。

 “深圳包容性非常強” 」

  “這幾年,我們確實走在了國際前沿,這和我國政策的開放和包容是離不開的”,談到這里,許文杰有些激動。

  他喝了口大紅袍,抿了下嘴,“隔岸小扎(扎克伯格)還在努力說服美國,結果我們這邊中央直接將區塊鏈上升為國家的重要戰略方向了。”

  “包括一些新加坡、馬來西亞等一些國家,還在玩國內已經好久之前的模式,也是一直在模仿。”

  “中國正在引領世界的狂熱。”

  “深圳速度”除了需要歷史沉淀,人才和技術創新以外,深圳政府對于區塊鏈的政策和資金支持也功不可沒。



  在政策上,2016年11月3日,深圳市人民政府在相關文件中提到,支持金融機構加強對區塊鏈、數字貨幣等新興技術等研究探索。

  2019年8月18日,按照《意見》,深圳將“打造數字經濟創新發展試驗區”,“支持在深圳開展數字貨幣研究與移動支付等創新應用”,“促進與港澳金融市場互聯互通和金融(基金)產品互認”,“在推進人民幣國際化上先行先試,探索創新跨境金融監管”。

  在資金上,2017年8月17日,深圳對于信息安全產業進行扶持,單個項目資助金額不超過200萬元。

  2017年9月4日央行聯合七部委全面叫停ICO,而深圳卻在9月25日,設立了金融科技(FINTECH)專項獎,獎勵額度在600萬元以內,重點獎勵區塊鏈、數字貨幣、金融大數據等領域的優秀項目。

  這一舉措和當時的日本寬松政策有異曲同工之妙,“眾人恐懼,我瘋狂”。

  2018年4月22日,深圳成立國內第二個由政府主導的區塊鏈基金,基金首期規模為5億人民幣,其中深圳市政府出資占比40%。

  “深圳是一個非常好的城市,全國所有的人都匯聚在一起,規劃(城市建設)非常好,包容性非常強”,廣州人Jay這樣評價深圳。

  Jay的感覺不無道理。改革開放政策加之特殊的地緣環境,造就了深圳文化的開放性、包容性、創新性,成為新興的移民城市,形成獨特的移民文化。

  在大多數人印象里,深圳是改革開放之后迅速發展起來的,但其實翻閱歷史,比起30多年的經濟發展特區發展史,深圳卻有著更為深遠的歷史印記:6700多年的人類活動史(新石器時代中期就有土著居民繁衍生息在深圳土地上)、1700多年的郡縣史、600多年的南頭城史、大鵬城史和300多年的客家人移民史。

  論經濟發展早,在宋朝時期,深圳就是南方海路貿易的重要樞紐,盛產食鹽、香料。至元朝,又以出產珍珠著名。

  在1842年深圳和香港劃境分治之前,深圳也是當時地區的政治中心。

  在區塊鏈這條賽道上,深圳再一次向世界展示了“深圳速度”,這里不僅包含現代文明的發展,更是歷史和人文的百年沉淀,也是“中國制造”的精彩縮影。

  劍有雙刃,世間萬物也有雙刃。深圳的包容和開放一方面帶來了創新,一方面也滋生了一些披著創新行騙的行當。


「 “許多人注冊區塊鏈公司目的不純” 」

“深圳區塊鏈市場現在怎么樣啊?”
“都在做CX,搞poc的都是”
“公鏈和CX頭子勾搭在一起了”
“也不能一概而論,只能說99%都是”
“見過的都是吧,這樣嚴謹點,沒見過的不好說”

  在一個微信群中,有人這樣形容“深圳區塊鏈市場”。

  談話中提及的“poc”,指區塊鏈中的容量證明(Proof of Capacity),也就是用硬盤來挖礦。

  “他們這里說的都是CX盤。只不過有些是資金盤,有些是礦機盤,還有就是產品盤”,許文杰解釋道。

  假借區塊鏈技術,利用部分人想暴富,認知又低的心理,許以高額回報,行詐騙之便。

  據天眼查數據顯示,深圳共有4585家區塊鏈公司,北京才有509家公司,上海104家,杭州1298家。

  “許多人注冊區塊鏈公司入局目的不純。”網貸天眼區塊鏈領域分析師高才業認為,區塊鏈大熱后,為趕風口,無論是公司還是個人都想搶占市場分一杯羹,導致整個行業亂象叢生,“割韭菜”的意圖十分明顯。

  以深圳為例,對于區塊鏈項目的大力扶持使得注冊區塊鏈公司火爆,而注冊公司的收緊,又衍生出一門中介生意。

  “我們都有注冊地,掛靠形式,工商局之前就有備案,這樣比較好通過審批。”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有中介這樣回應。

  


  2019年10月18日,網信辦要對第二批申請區塊鏈信息服務備案的企業進行嚴格審核,這時有人在朋友圈發文,“區塊鏈信息服務備案,效率辦理,唯一渠道,保下”。



  許文杰解釋,“深圳的‘傳銷歷史’也是有跡可循。”

  20世紀80年代末,日本的Japan Life公司偷渡到中國深圳,在中國大陸以傳銷的方式銷售磁性保健床墊。那時候的深圳剛剛開放不久,Japan Life雖然沒有取得任何官方的經營許可,但借助其本身獨特的銷售模式和深圳開發的浪潮,迅速的從深圳發展到廣州并席卷了整個廣東。

  臭名昭著的福田公司,其產品“爽安康搖擺機”,其成本只有幾十元,而它的傳銷價格卻高達五、六千元。

  傳銷大肆猖獗。國家幾次發布多份文件嚴打嚴查。

  為了規避風險,傳銷也在相應地改變營運模式。區塊鏈新概念產生之后,就有很多人假借創新之名,行詐騙之實。

  傳銷模式花樣百出。比如今年5月深圳警方破獲的“普銀幣”集資詐騙大案,犯罪團伙將“普銀幣”的單價由0.5元炒至10元,當大量投資人跟風進場后就不斷套現。騙術雖簡,涉案金額卻超過3億元。

  除此之外,“礦機盤”也是一種,有些是挖一定代幣可以在交易所出售,直到幣價歸零,挖不出幣;另外一種是直接賣礦機,每發展一個下線賣出礦機,就會得到相應的獎勵,當下線斷裂,盤子也就崩了。

  “明明想吃盤紅燒肉,結果非得自己開個豬場,把自己變成養豬人”,業內人士評論現下的新“模式”項目,既是交易所,又是項目方,還是媒體。

  

  

「 “農村有農村的騙子,城里有城里的騙子” 」

  “騰訊的區塊鏈電子發票用著還是很方便的,雖然很多人不知道區塊鏈,但確確實實地方便了我們的生活”,采訪快要結束的時候,許文杰告訴深鏈Deepchain。

  10月30日12時39分,第1000萬張區塊鏈電子發票在樂信集團開出,樂信集團副總裁史紅哲表示,企業在上線區塊鏈電子發票后,體驗到了不少便利,如區塊鏈電子發票按需使用,無需定期往返稅務局領購發票,大大降低了公司辦稅人員的工作負擔,提升了工作效率;免費用票,也讓企業降低了額外的財務成本;此外,用戶在平臺上購物時,自行申請開票,無需人工干預,減少了企業人力投入。

  騰訊不是第一個在深圳布局的互聯網巨頭,華為、迅雷也紛紛瞄準了這片熱土。

  騰訊側重于鑒證證明、共享賬本、數字資產及共享經濟等領域的應用,華為則在數據交易、身份認證、新能源、供應鏈等領域的應用,迅雷則注重在金融、電商、游戲及社交等場景的應用。

  深圳作為“中國硅谷”,一方面引領乃至整個世界的發展,成為具有世界影響力的創新創意之都。而另一方面滋生的傳銷之風,讓深圳備受非議。

  但正如網友范途所言,“在農村有農村的騙子,在城里有城里的騙子,在高端人群也有高端人群的騙子,唯一不變的就是相對應的平衡機制。

  關注密碼財經

  揭開數字幣秘密

  

  后臺回復“專訪”

     或“DApp”

  獲取精彩內容

  推薦閱讀

  你傳銷比特幣的樣子,真的好美!

  數月圈錢近8億,幣圈資金盤又現新套路

  我花了72個小時,從鎖死的錢包拯救了40個比特幣

版權信息
作者:密碼財經
來源:密碼財經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作者進駐

公眾號

Copyright ? 2013 比特巴 www.qdwpjd.tw
只為您提供客觀公正有用的比特幣 區塊鏈 加密數字貨幣新聞、技術教程、行情分析、行業人物資訊
手機版
六和网站曾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