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字經濟少了區塊鏈會怎么樣?

鏈學長訂閱  2019-06-17  區塊鏈/區塊鏈Blockchain欄目  
如果數字經濟少了區塊鏈會怎么樣?數據的隱私、交易、生產等會否大打折扣?賽迪區塊鏈研究院副總工程師劉曦子博士就此問題進行深入探討。

  

  作者:劉曦子 賽迪區塊鏈研究院副總工程師

  北京時間6月10日晚,聯合國發布全球數字經濟未來發展綱領性報告——《數字相互依存的時代——聯合國數字合作高級別小組報告》。聯合國數字合作高級別小組聯合主席馬云說:“我相信數字時代是我們面臨的最大機遇。我相信這個新時代的最大風險是錯失機會的風險。”

  數字經濟從沒有這么清晰地成為全球共識。區塊鏈的出現,為數字經濟補齊了一個短板。本文將重點討論數字經濟為什么需要區塊鏈。

  區塊鏈驅動下數字經濟的定義和內涵

  關于數字經濟定義,業界并沒有統一的表述,較為權威的是2016年G20杭州峰會發布的《二十國集團數字經濟發展與合作倡議》對于數字經濟的表述:數字經濟是指以使用數字化的知識和信息作為關鍵生產要素、以現代信息網絡作為重要載體、以信息通信技術的有效使用作為效率提升和經濟結構優化的重要推動力的一系列經濟活動。上述對數字經濟的表述,逐步得到業界廣泛認同。

  隨著新興技術不斷突破,技術對數字經濟的影響深度進一步拓展,數字經濟活動的新業態和新模式不斷涌現,數字經濟內涵不斷豐富。特別是2008年以來,區塊鏈被認為是繼蒸汽機、電力、信息和互聯網技術之后,最有潛力引發顛覆式創新的技術之一,受到全球熱捧。區塊鏈正集聚創新資源與要素,深度與場景融合,引發諸多業態和模式創新,豐富數字經濟內涵,加速著數字經濟發展。

  區塊鏈豐富數字經濟內涵,可以從以下幾點來理解。

  一是區塊鏈驅動下的數字經濟突出了電子化的數據、信息和知識在經濟活動中作為關鍵要素的主體地位,反映了電子化的數據、信息和知識在區塊鏈的護航下,安全的生產、交換、轉移、分配和消費過程。

  人類向數字化世界遷徙的過程中,數據資源成為關鍵生產要素已經成為共識。區塊鏈驅動下的數字經濟活動,數據不再是電子化“信息”的籠統表達,或者不再簡單被認為是“信息”在數據庫中的電子化載體,可以將數據資源進一步劃分為數據、信息和知識三部分。數據是對客觀事物的數量、屬性、位置及其相互關系進行抽象表示,以適用于人工或自然的方式進行保存、傳遞和處理。數字經濟活動中,數據可以是簡單的數字、文字、圖像,通常包括事物屬性數據、行為數據、行程記錄以及機器產生的各類指標等,例如個體姓名、身高體重、學歷、手機號以及消費記錄。信息是具有時效性的,有一定含義的,有邏輯的、經過加工處理的、對決策有價值的數據流,例如,通過數據分析獲得某個體消費偏好、投融資信息、市場需求信息。知識是經過提煉、推理和解讀后,形成有規律、有經驗的信息。例如,網絡文章、原創圖片、音樂、電影以及具有著作權的軟件系統等一切凝聚人類智慧的數字產品。區塊鏈驅動的數字經濟活動中,對數據資源的進一步劃分,有助于我們更好的理解數字經濟活動中,以信息和知識為價值基礎的數據資源生產、交換、轉移、分配和消費的過程。實際上,電子化的數據、信息和知識不再只是網絡化和信息化的附屬品,而是正從幕后走向前臺,作為數字經濟活動中最為關鍵的生產資料和“物質”基礎,深刻影響人們的生產生活和重塑經濟形態。

  區塊鏈技術在數字經濟活動中作用巨大,有助于價值被安全的生產、交換、轉移、分配和消費。區塊鏈技術在人類技術發展史上第一次能夠低成本、規模化的解決數字世界中“數據”易于復制和易于篡改等“非獨占性”困擾,維持數據、信息和知識的稀缺性,明確其權屬關系,形成價值,并在區塊鏈構建的協議和規則下,實現數字經濟活動中價值安全流轉和數字資源的優化配置。這一過程中,區塊鏈技術能夠最大限度的保障數據、信息、知識的完整性、安全性和所有者權益,降低了數字經濟活動中由于數據內容的造假、篡改、所有權不明等問題帶來的摩擦成本,有助于數字經濟活動開展。

  二是區塊鏈驅動下的數字經濟活動,本質上是算法驅動的經濟活動。

  區塊鏈技術能構建一個可靠、可信、高效的價值傳輸系統,逐步成為數字經濟活動基礎設施。區塊鏈驅動下的數字經濟活動,可認為是算法驅動的經濟活動。首先,作為基礎設施的區塊鏈自身由一系列算法構成,例如區塊鏈的共識算法保證多節點間數據一致性、DHT(分布式哈希表)協議算法維護節點發現、檢查、剔除和更新,非對稱加密算法實現簽名和授權訪問,同態加密和零知識證明算法保證數據隱私等。上述算法有助于無中心化組織主導、規則統一、安全有效運轉的價值協作系統的形成,并推動數字經濟活動開展。其次,區塊鏈為數字經濟構建了基于算法實現的加密賬戶體系。該加密賬戶體系基于非對稱加密算法生成的公鑰和私鑰,本質上是計算機代碼和算法。再次,區塊鏈為數字經濟活動構建了算法驅動的運行規則。代碼化的賬戶體系需要配套代碼化的數字貨幣,對賬戶和數字貨幣進行編程和算法實現,配合智能合約構建交易活動的算法規則,可實現經濟活動交易的代碼化、自動化和智能化。

  三是區塊鏈驅動下的數字經濟,正在成為一種新的經濟社會形態。

  區塊鏈驅動下的數字經濟,是信息革命在經濟領域的最新發展形態,是繼農業經濟、工業經濟之后的一種新的經濟社會發展形態,已成為實體經濟轉型升級的重要驅動力,深刻影響全球經濟活動。區塊鏈驅動的數字經濟之新,主要體現在新的生產要素、新的基礎設施、新的運作機制、新的信任機制、新的協作關系等方面。一方面,數字經濟時代,以數據、信息和知識為價值基礎的數據資源,正在成為核心要素。另一方面,區塊鏈通過去中心化、共識機制、加密算法等方式,構造了去中心化的信任機制和價值安全流動的基礎設施。通過智能合約建立了算法驅動的數字經濟運行規則。通過信任機制和合約保障,推動自由人或陌生人之間的大規模協作,由此實現了基于數字資源價值的協作共創與共享,塑造全新的數字經濟形態。面對這種新的經濟社會形態,應該站在人類經濟社會形態演化的歷史長河中,全面審視數字經濟對社會經濟發展帶來的全局性影響。

  區塊鏈驅動下數字經濟的特征

  安全可信

  互聯網時代,降低信息獲取、交換、流動以及辨別真實信息成本成為互聯網經濟活動的主要邏輯之一。特別是降低辨別真實信息成本的嘗試,催生了互聯網經濟活動中無數的商業模式。互聯網技術能夠實現數據信息的自由流動,但無法保證數字經濟活動中數字信息的安全可信。互聯網技術基于TCP/IP協議能夠保證訪問正確IP地址所對應的“端”,并建立“端到端”的可靠連接,但無法保證“端”背后的數據真假,即“IP=端≠真數據”。作為新一代信息技術升級迭代,區塊鏈通過哈希算法建立了“數據對象”與其“指紋”(Hash,即哈希值)一一映射關系,通過非對稱加密技術確定了數據本身的所有權歸屬,保證了數據對象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唯一性,建立了數據私鑰所有者和數據對象之間的硬鏈接,實現對“端”的穿透。此外,共識機制和智能合約構建了去中心化環境下的數據生成、傳輸、計算和存儲的規則協議,為以數據、信息和知識為載體的價值的安全流動創造了條件。從這個角度來看,區塊鏈實現了價值互聯網的基礎協議,成為數字經濟發展的戰略性支撐技術,有助于建立起安全可信的數字經濟規則與秩序。

  數字產權明晰

  數據產權明晰是推動數字經濟規則建立和保障數字經濟高效運行的重要力量。《物權法》在法律上確定了物權的概念和內涵,對明確物的歸屬,充分發揮物的效用,維護經濟秩序和促進經濟活動發展起到重要作用。數字經濟時代,明確數據的權屬關系是數字經濟發展的基礎支撐和保障。由于數據的可復制性、價值不確定、價值衍生性等不同于傳統物品的特性,在數據收集、存儲、使用、流轉、消滅各個階段會產生多種權屬關系。如果不能明確各種關系中數據的權屬關系,就無法暢通數據有序流動的渠道,不能為新業態新模式提供可靠權利保障,影響數字經濟的發展。區塊鏈通過加密算法、共識機制、時間戳等手段,實現了數據的完整性、真實性和一致性,保證了數據安全可信,從而明確數字經濟活動中電子化的數據、信息和知識的權屬關系。一方面,通過確權登記、侵權監控和司法取證,實現圖像、視頻、商標等數字知識內容的產權保護,降低數字內容產品在確權、維權成本。另一方面,對于普通數據和信息,例如個人數據和信息,區塊鏈提供技術手段和方法明確其權屬關系,從技術上遏制非法個人數據收集和交易活動,有效保護個人隱私數據交易。未來,數據的所有權、知情權、采集權、保存權、使用權、受益權以及隱私權等,構成了每個公民的新權益,即逐步實現“數權”的確定和保護。數權、人權、物權將會構成人類未來生活三種基本權利。不僅如此,除了個人數據,機器產生的數據的產權也將會被予以明確。

  共治和共享

  區塊鏈用加密和共識算法保證數據不可篡改和偽造,讓抵賴、篡改和欺詐行為的成本巨大,有助于建立起安全可信的數字經濟規則與秩序,為組織和個體間開展更加緊密的合作,以及共同治理數字經濟活動奠定了信任基礎。一方面,區塊鏈讓組織和個體更深入參與全球數字經濟活動和共同治理。互聯網使得信息在全球范圍內自由流動,區塊鏈則構建安全可信環境和數字產權明晰機制,解決了經濟活動中的信任和激勵問題,極大降低了市場上商業活動的溝通交流、信息甄別、盡職調查的成本,人們不需要再為信息和知識的真實性和產權焦慮,使得信息、知識等價值的生成、傳播、協作,以及產權歸屬得到完全的改變,讓陌生人圍繞數字、信息和知識的產品生成、交換和消費活動而形成的大規模協作、治理成為可能。另一方面,區塊鏈作為多方協作系統,有助于數字經濟活動成果共享。區塊鏈構建的數字經濟系統是跨機構、跨組織、跨個體的平等開放和安全可信的經濟協作系統,通過全球大規模協作和共同治理,構建緊密的合作伙伴關系,形成全球參與共同創造的技術和經濟成果,并最終共同分享數字技術和數字經濟發展成果。

  區塊鏈驅動下的數字經濟面臨的挑戰

  法律方面的挑戰

  區塊鏈等技術快速發展,深刻改變數字經濟結構、運行方式和形態,與此同時,帶來了體系性和全局性的變革和治理新問題,相關法律法規制度建設面臨挑戰。數據、信息和知識是數字經濟時代的核心要素資源。當前,可以看到,從法律和技術角度,已經對數字“知識”的產權進行確定和保護。例如知識產權保護法從法律角度對網絡文學、藝術作品、信息軟件系統等數字“知識”的版權(著作權)等進行保護;區塊鏈從技術角度對圖片、音樂等藝術作品,以及信息軟件系統等數字“知識”的版權(著作權)進行保護。然而,對于數字經濟所依賴一般意義上的數字資源和信息,在實踐中表現為個人數據和信息,無論是其所有權,還是在經濟視角下,個人數據權益中表現為經濟效益的財產屬性權,即知識產權,僅有區塊鏈從技術上實現確權,但其相關法律法規的建設是落后的,不完善的,甚至是缺失的。數字經濟健康快速發展,迫切需要盡快制定完善數據產權明晰與保護等方面相關政策法規和標準體系。

  理論方面的挑戰

  區塊鏈去中心化的共識治理機制、加密技術的深入應用以及Token機制,催生了諸如共識經濟學、加密經濟學、通證經濟學等“理論學說”,雖然上述“理論學說”既未有基于科學方法的嚴謹邏輯論證,也未在學術界形成主流學說,甚至純粹是為吸引眼球或出于商業目的,但眾說紛紜的“理論學說”反映了區塊鏈自身所具有的創新性,以及它對當前社會治理模式、組織結構和傳統經濟理論的沖擊。未來,區塊鏈驅動的數字經濟活動中,算法在形成經濟活動的規則秩序、資源優化配置的作用會日益增強,如何理解經濟活動算法對于數字資源的流動與優化配置的機理和機制,相關理論尚未完善。此外,區塊鏈去中心化的組織結構形態和相應的治理機制還有待進一步研究。例如,以比特幣以太坊等加密代幣為代表的自治去中心化組織(DAO)項目的失敗表明,去中心化的組織運行和治理機制還需要在理論上做更多的探索。

  安全方面的挑戰

  區塊鏈技術構建了一個高效、安全和可信的數字資產、數字產品等數字載體的交換環境,降低信息和價值流動障礙,提高數字經濟運行效率,有助于實現社會數字資源最優化配置,成為未來數字經濟重要的基礎設施。可以預見,一旦基礎設施出現安全問題,數字經濟活動必然受到安全威脅。當前,區塊鏈本身安全技術并不成熟,區塊鏈安全和隱私保護是區塊鏈技術發展面臨的重要挑戰之一。從大量黑客利用區塊鏈相關漏洞實施攻擊和安全風險事件可以發現,區塊鏈核心技術、機制和應用部署等方面均存在諸多安全隱患,區塊鏈安全以及數字經濟活動安全面臨巨大挑戰。因此,亟待對區塊鏈安全技術和數字經濟安全運行機制展開研究和探索,從而推動數字經濟活動健康發展。

  

版權信息
作者:劉曦子
來源:鏈學長訂閱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作者進駐

手機版

Copyright © 2013 比特巴 www.qdwpjd.tw
始建于2013年,提供比特幣 區塊鏈及數字貨幣新聞、技術教程、測評、項目周報、人物等資訊
本頁面提供的是區塊鏈觀點資訊,區塊鏈(Blockchain)是比特幣的一個重要概念,它本質上是一個去中介化的數據庫。
六和网站曾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