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聯網與區塊鏈革命:我們是在1994年嗎?下一步該怎么辦?

碳鏈價值  2019-04-11  區塊鏈/區塊鏈Blockchain欄目  

  

  

  電的普及花費了46年,電話的普及花費了35年,電視花費了14年,而Web花費了7年時間去滲入全球1/4的市場。因此,我們預計,對于加密貨幣而言,可能還需要一個15年才能達成今日互聯網普及的程度。

  

  作者:Remi Gai

  翻譯:王澤龍 沐蘭

  編輯:江小漁

  互聯網革命的史實是基于Brian McCullough寫作的《互聯網是怎樣發生》一書。馬克吐溫曾經說過:“歷史不會重演,但它會押韻。”我們試圖在互聯網和區塊鏈革命之間勾勒出一些相似之處,以幫助企業家和投資者更好地了解技術周期。

   01 

  愛好者

  雅虎最初是由一項興趣愛好產生的。當時(1994年)在斯坦福大學讀博的兩位學生Jerry Yang和David FILo在早先的網絡中收集并交易新的網絡鏈接。在發現第一個網絡瀏覽器Mosaic之后,這兩位變得非常癡迷于萬維網。

  在當時,人們可以在幾小時內訪問現存的網址,每天會產生非常少數的新網址。Jerry和David的目標是去找到最好的網址、按種類分類和把它們編輯到一個列表中。經過口口相傳,他們的公共網址目錄迅速地在最早用戶中傳播開來。某種程度上來說,第一版的雅虎相比較一個科技公司更像一個“美化的列表“( “glorified list” ),但是通過集合散落在網絡中的網址,他們提供了強大的價值,這使他們成為了在此期間有優勢的第一個推動者。

  

  維太利克在2012年聯合創立了比特幣雜志

  類似的,以太坊聯合創始人以及首席科學家Vitalik Buterin起初為一個比特幣博客寫論壇文章,這也是他的一項興趣愛好,同時每篇稿子可以賺5個比特幣(那時大約4美金)。

  剩下的故事就是你們所知道的了。加密貨幣很快成為他非常癡迷的一樣東西,并且他為這個比特幣博客一直供稿,直到它最后因比特幣缺乏主流的注意而關閉。不久之后,Vitalik Buterin又與人共同創辦了《比特幣雜志》(Bitcoin Magazine),并以首編的身份進行撰稿。在此過程中,他提出了開創一個超越比特幣、支持金融應用的加密貨幣的想法,并在2013年發表了一個名叫“以太坊”的系統白皮書。

   02 

  大學的研究人員

  

  拉瑞·佩奇和謝爾·蓋布林,谷歌的創始人

  相比較其他現有的科技,大學的研究項目通常可以產生開創性的解決方案。1995年,Google的創始人拉瑞·佩奇和謝爾·蓋布林在斯坦福大學相識,并為專題論文尋找主題。他們意識到,網絡是由連接一個網頁到另一個網頁的鏈接組成的。論文可以引用其他有聲譽的文章去構建論點,學術界啟發他們可以由引用的數量來為它的重要性排序。相反地當有更多的論文引用它,這個論文可以有更高的知名度。

  拉瑞和謝爾蓋創造了最強的搜索系統,它將網頁由它在世界上的重要程度排序,這超越了任何當時存在的搜索引擎,比如Yahoo, Excite, Lycos, AltaVista, 等等。他們試圖解決一些有趣的問題,并給出了了一些引人注目的想法。

  在區塊鏈領域,一些來自學術界的項目包括Algorand(麻省理工學院 -  Silvio Micali),綠洲團隊(加州大學 - Dawn Song),雷霆核心(Cornell  -  ELAine Shi和RafAEl Pass)等等。

   03 

  黑客頻道

  

  w00w00團隊2002年的照片

  事實證明,許多突破性的想法來自那些交易黑客并分享新想法的技術社區。在1997年到1998年間的某個時間,第一個共享音樂文件的互聯網服務(后來啟發了BitTorrent)Napster的創建者Shawn Fanning被邀請加入名為w00w00的私人IRC頻道,這是一個黑客集團在線會議場所。w00w00的成員是由匿名交易的黑客孩子組成,后來他們組建了許多家的技術公司,從WhatsApp到Arbor Networks。

  區塊鏈的出現也類似于此,在2008年一個人用中本聰這個名字將一篇學術論文發送到密碼學郵件列表,在這篇論文中此人提出了一種稱為比特幣的數字現金。另一個例子是在2016年Tom Elvis Jedusor(來自哈利波特的Voldemort的名字)的匿名創建者簽署了一個比特幣研究IRC頻道,并發表了一份名為Mimblewimble的文件,提供了一種截然不同的區塊鏈方法,這后來又引起了Grin和Beam項目的創建。

   04 

  成功公司的前員工

  

  聞名遐邇的“Paypal黑手黨”和“Coinbase黑手黨”

  在互聯網革命期間,Paypal最初的工作人員繼續創建了一些最成功的公司和投資公司。一些例子有:特斯拉的Elon Musk,Yelp的Jeremy STOppelman,Slide的Max Levchin和其他PayPal職員參與了LinkedIn,YouTube,Yammer,Palantir和Square等許多知名公司的創立,融資或為其發展作出貢獻。因此,技術人員通常會提到運營今天的硅谷的“PayPal Mafia”。

  同樣在加密貨幣和區塊鏈行業中,Coinbase的前員工繼續創建一些重要的項目和投資公司,如Litecoin,dYdX,Dharma,Polychain Capital,Scalar Capital等。還有一個類似的例子,就是以太坊的聯合創始人,他們還繼續在區塊鏈中創建了一些受歡迎的項目,如ConsenSys(Joseph Lubin),Cardano(Charles Hoskinson),Parity&Polkadot(Gav Would / Gavin Wood)。

  成功的技術公司,他們的早期員工可以在實踐中擴展創業。由于他們擁有強大的現有行業人脈網絡,以及在新興行業中看到了新的潛在商業模式,并且已經具有了實踐經驗,因此他們在創業上具有顯著優勢。

   05 

  可擴展性和成本

  

  盡管今天的互聯網速度非常快,但在早期階段,它面臨著擴展性和成本的問題。在1996年8月7日,AOL的互聯網服務因在19個小時內面臨大量用戶使用卻無法支持而失敗。那時,越來越多的美國人過著日常的在線生活。

  AOL曾是美國最大的互聯網服務供應商,相伴的競爭者還有Prodigy,CompuServe以及MSN。那時AOL互聯網本身并沒有崩潰,但由于需求的增加,訪問它就變得越來越難。對于許多開始習慣在日常生活中上網的人來說,這是一個大問題。

  這同2017年12月份發生的事情是類似的,彼時加密貓游戲掀起了以太坊鏈上交易的熱潮,以至于讓以太坊網絡陷入了癱瘓。除非付出高額的礦工費用,否則大多數用戶都無法成功轉賬,這使得以太坊社區中彌漫著不解和失落的情緒。以太坊網絡的擁堵使我們意識到目前的區塊鏈網絡可擴展性不足,難以支撐更為復雜的應用場景。

  互聯網和以太坊兩個可擴展性不足的失敗例子向我們展示了,這些技術是如何在短短幾年內變得對早期接受者舉足輕重,以及市場急需更好的擴容方案以支持增長的用戶基數。 

  

  

  美國因特網與無線移動網絡的速度

  互聯網行業早期時,開設一個初創企業面臨高昂的成本與費用,這同區塊鏈行業早期的情況類似。彼時,上網需要一個調制解調器(所謂的“貓”)以及電話線來撥號上網,而所有的在線服務都是以這樣的方式通過與當地的“貓”連接,進而為人們所用。那時候最受歡迎的在線服務是AOL,用戶每月向其支付9.95美元以獲取5小時無限使用互聯網的時間,超出套餐的部分則按照每小時2.95美元收費,以今日的標準來看,這一服務相當雞肋了。

  隨著時間推移,帶有DSL技術的寬帶最終出現,擴展了互聯網的速度,到2014年,互聯網的速度相比1999年快了200倍,費用則便宜了90%。類似地,我們也見證了過去幾年間無線移動設備速度的增長,從2G的不到1 Mbps到4G的25Mbps,使得諸如音樂和視頻這樣的新服務可在移動設備上運行。隨著時間推移,可擴展性和成本的問題逐漸解決,使得更加復雜和帶寬密集型(bandwidth-intensive)的應用變得可行。 

  

  

  多個區塊鏈項目的交易速度

  在區塊鏈世界中,我們仍然處于該技術的早期發展階段。此時,可擴展性和成本的挑戰仍然是復雜應用和更大規模用戶的桎梏。低可擴展性意味著開發者或者用戶需要競相提高交易費用以減少等待時間。

  2019年2月,以太坊的平均交易費用大約為0.13美元。如果要使用以太坊上像鏈上游戲這樣復雜的DApp,用戶必須要繳納高昂的交易費用。盡管不是每一個行為都要在鏈上完成,但擴容區塊鏈以支持日益增長的dapps數量以及日常轉賬,仍然有著迫切需求。無數個項目致力于以不同的方式提升區塊鏈的交易速度,在可擴展性、安全性以及去中心化程度間取得平衡。

  隨著EOS以及波場主網的上線(它們的TPS分別為4,000和750),我們已經在過去幾個月中看到了更復雜的DApp的發布,并且我們預計這一趨勢將繼續下去,因為更多擴展性強的區塊鏈正處于開發中。總之,正在被探索的不同擴容方案,如新穎數據結構(分片、纏結、DAG、Coda等),二層網絡的解決方案(側鏈、鏈下、哈希時間鎖等),以及更多高效的共識算法(POS、DPOS、Casper,Avalanche,Hashgraph等),將漸漸增加區塊鏈的帶寬并降低其交易成本,催生新的應用場景和服務。

  

  

  從1999-2010年,開設一個初創企業成本的下降情況

  此外,我們預計隨著時間推移,開設區塊鏈初創企業的成本也會降低。在互聯網革命期間,開設互聯網企業的平均成本也顯著下降,從1999年的500萬美元下降到了2005年的50萬美元,再到2010年的5萬美元。

  第一波成本下降是因為開源軟件的出現(即無需許可/證書的UNIX,web servers 以及甲骨文數據庫),以及HorizONTal computing的興起(這意味著無需再購買昂貴的 Sun服務器以及EMC存儲器)。然后,第二波成本下降是因為云計算的程數,它由亞馬遜推廣開來,為用戶提供Web存儲(S3),處理能力(EC2)以及在云端自主調節流量的功能。

  據Gartner數據,部署企業級區塊鏈初始成本為275,000美元,并且可能上漲到數百萬美元。這取決于區塊鏈平臺(以太坊、NEO、EOS等),其上簡單DApp的轉賬費用會花費掉你3萬到5萬美元,并且目前的區塊鏈人才處于短缺狀態而且工資高昂(平均15萬美元的年薪)。

  同互聯網的進化類似,我們也期待隨著區塊鏈交易速度可擴展性持續提高,并且使用起來可以更為廉價。這樣一來,發布區塊鏈項目的成本會降低。目前,更多企業端的全棧產品(區塊鏈即服務的宿主平臺——Kaleido,AWS,Azure,Oracle,ETC)、開發平臺(NoOps——Esprezzo)、中間件(Omnitude)以及開發者工具(Mist,GETH,TRUFFle,Remix,etc)正在被發布,以及更多的開發人才正在涌入區塊鏈領域。

   06 

  教育

  教育是新技術普及的一項基礎推動力,它降低了相應的準入門檻,并促進了“鴻溝跨越”。在鴻溝面前,技術往往被當作外來物,一旦人們真正跨越它,它將被視作可以安全享用的東西。

  在互聯網時代的早期, Jan Brandt被聘為AOL市場部門的副總,她的任務是增加AOL的用戶數量。在研究市場的過程中,她意識到人們并不知道如何使用電腦,因為“有些人拿著鼠標,就像拿著電視遙控器一樣指著電腦,就好像鼠標是用來遠程控制電腦一樣”。

  所以從最基礎的地方開始以增加用戶數量非常重要。向用戶售賣一個產品并不比教育用戶什么是在線服務重要。AOL的市場策略是給人們試聽一些碟片和CD,如果人們對其感到滿意,進而就會為其付款。AOL在這一市場策略上投入巨大,CD到處可見,在人們的信箱里,新的電腦上,在雜志里等等,以至于一度全球一半的CD都有AOL的logo。

  

  一度,全球50%的CD都有一個AOL的logo

  該計劃幫助AOL超過了其競爭對手,并使得其用戶幾年后,從20萬增加到了2500萬。總之,AOL的活動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它通過積極降低準入門檻,幫助推動不太懂技術的早期用戶使用該技術。

  為了繪制一個同加密世界平行的世界,我們已經看到了許多教育下一代加密貨幣和區塊鏈使用者的活動,比如說像Consensus這樣的大型會議、由德勤或者IBM舉辦的企業教育,以及像區塊鏈教育網絡(BEN)這樣的大學教育。

  許多公司也嘗試著通過舉辦活動來免費分發token和推廣冷錢包。最近,Coinbase舉辦了一場了解和掙取加密貨幣的項目,為完成其教育課程的參與者提供加密貨幣的獎勵。目前,相較于像VENmo或者Paypal這樣傳統的支付方式,區塊鏈項目同用戶之間的互動仍然有許多摩擦,并且要求用戶有一定的基礎知識,更不必提密鑰管理不當以及交易伴隨的風險了。

  

  從Coinbase中了解0x項目,并掙取0x代幣

  我們仍然在一個全球范圍內接受度小于1%的行業。教育大眾關于加密貨幣、區塊鏈以及密鑰管理的知識將是推動行業成長的重要因素。像AOL通過贈送CD試聽賺取用戶一樣,Coinbase這樣的大公司也在通過贈送權益和加密貨幣作為獎勵以獲取用戶,積極幫助行業降低準入門檻并進一步推動行業的普及。

  不可否認的是,近幾年來,區塊鏈行業已經在解決可擴展性、成本以及教育的挑戰方面,已經取得了頗有意義的進展。盡管我們仍然處于這一技術周期的早期階段,我們有信心區塊鏈將以類似互聯網的范式日臻成熟,擴展性也將變得更高,最后將更加經濟友好以及利于大規模的使用。

  新興技術賦予曾經不可能的新的概念和商業模式以實現的可能性。這些新的概念和商業模式經常需要一些時間才能被驗證并需要新的估值方式。正如互聯網向我們展示的,對這些新概念和商業模式而言,時機對于它們在新興市場的成功至關重要。

   07 

  新概念的興起

  

  新概念隨著互聯網和區塊鏈的發展而出現

  新技術有著創造新概念和商業模式的潛力,催生新的市場出現。例如,互聯網催生了新的概念如“無限選擇”(銷售全球圖書的書商——亞馬遜),或者“及時行樂”的概念(租售全球影片的Netflix)。互聯網使這些模型變得可能,并且諸如亞馬遜或者Netfilx這樣的公司明白顧客的預期總是在變化的,它們聚焦于此并以此調整其模型以滿足顧客的需求,后續還提出了 “搜索廣告”“實時信息”“即時消息”“社交媒體”“數字廣告”以及“流媒體”等概念。

  盡管如今我們將上述大多數概念認為是理所當然存在的,但是許多概念是從一個想法開始的,并且需要時間去驗證。例如,在互聯網的早期,杰夫.貝索斯有“將一切產品電商化”(store everything)的想法,但覺得初始時它過于宏偉,所以他選擇專注于賣書以驗證“電子商務”的商業模式。貝索斯選擇書是因為這些書類似于商品,購買者知曉他們將接收到什么,并且有一個較高的利潤率。一旦貝索斯通過賣書,驗證了“電子商務”是一個可靠的商業模型,亞馬遜迅速地擴張到了其他領域。

  

  

  伴隨新技術的出現,娛樂行業的進化情況

  在區塊鏈領域,隨著加密貓在2017年末走紅,“數字稀缺性”作為一個新興概念開始引發人們的注目。它使得你能夠在區塊鏈上擁有數字貓。在區塊鏈存在之前,擁有某項數字資產的完整產權并非一個可行的想法,這也是促使娛樂行業在過去三十年遷移他們商業模式的原因。

  在前互聯網時代,娛樂行業的商業模式嚴重依賴諸如CD、磁帶、vinyles以及DVD等實體產品的銷售。隨著互聯網的出現,新的類型的文件如MP3以及MP4,以及1999年出現的點對點協議,盜版開始猖獗,這些文件變為免費可獲取的。數字版權保護的缺位和文件所有權的不明確迫使傳統的娛樂行業,遷移到我們今天熟知的經驗導向的模型上,基于它的服務有Blockbuster,Netflix,以及Spotify。如果區塊鏈技術早10年出現,或許我們今天消費的數字內容就會不一樣了。

  伴隨區塊鏈還產生了一些新的概念,比如:“不可篡改性”“最終性” “加密貨幣”“通用型代幣”“去中心化金融系統”(DeFi),以及“去中心化自治組織”(DAO)。這些概念現在正在由區塊鏈領域現存的項目探索著,而時間將會檢驗出它們的真實價值。

   08 

  新的估值方式

  

  胖協議vs瘦協議

  新業務模式的可行性在一開始并不總是很清楚。

  在互聯網發展的早期階段,許多公司開始采用“付費墻”商業模式,然后逐漸轉變為廣告模式,因為事實證明它正在發揮作用。數字廣告業務模式由Wired發現并推廣。 1994年,Wired將其傳統的廣告模式從他們的雜志復制到他們的新在線雜志(Hotwired),這是之前從未嘗試過的網絡雜志。

  有趣的是,在早期網絡時期,人們甚至喜歡點擊廣告橫幅,只是因為能探索的其他網頁的網站很少。一旦這種新的商業模式被證明可以產生可觀的收入,許多公司就會沿著這條道路走下去,特別是像雅虎這樣的新興搜索引擎,它們之前一直在努力尋找貨幣化的方法。 25年來,數字廣告的市場規模從2018年的全球增長到了270億美元(Statista)。

  

  

  連線雜志的Hotwired.com是第一個呈現廣告的網站

  在加密貨幣領域,我們已經見證了同token經濟相連的有趣的新模型。例如,協議和通用型代幣的開發者,可以通過獲取首次挖礦產出的代幣為自己創造價值。其利潤則取決于token價格,后者則基于token的接受度、需求大小,以及市場投機情況。

  這一模型從去中心化的角度看是有意義的。在這種情況下,中間商獲取價值的機會應該被從系統中移除或最小化。然而,這些項目承擔的風險相當大,因為它們的成功將完全取決于它們一次性挖掘的代幣,并且沒有任何機會在部署后進行主要商業模型上的改變。

  另外還有一些其他的有趣的商業值得我們再次提及。例如,交易所Fcoin曾實踐過“交易即挖礦”模式,它試圖通過給用戶交易的行為獎勵token以解決平臺的流動性問題,而非像大多數交易所一樣收取手續費。社交媒體平臺Steemit的模式也很有趣。Steemit會因為用戶產出內容而給他們獎勵,如果用戶抵押他們的代幣,Steemit還會給予他們在平臺上的曝光度。總而言之,我們很激動能夠見到這一領域出現新的token和商業模式。

  

  UTXO分析與市場周期(來源:Delphi Digital)

  為了預測加密貨幣的價格,我們已經看到了新的估值方法,例如網絡交易價值(NVT)比率,它衡量了加密資產交易活動相對于網絡價值的美元價值(由Willy Woo和Chris Burniske推廣),或者UTXO分析(來自Unchained Capital的概念),它將比特幣交易的未花費輸出與價格隨時間關聯起來。

  兩者均提供了熊牛市周期期間解釋比特幣價格的有趣路徑。然而,關于如何正確評估協議代幣的價值這一問題仍待解決。某區塊鏈的價值應該基于構建于其上的DApp數量嗎,還是它們的用戶基礎?或者應該基于它們提供的計算資源(例如,以太坊中的gas 費用被視為由礦工提供的計算資源,在FileCoin中則是存儲資源)?總體而言,因為我們仍然處于區塊鏈革命的早期,尚未有一個標準的框架用以評估區塊鏈,DAPP以及加密貨幣的價值。

   09 

  時機

  回溯互聯網時代主要應用的產生方式,新技術的先驅很少能長久存活,并占據其品類主要市場的產品。通常情況下,反倒是后續跟進的產品活到了今天:搜索領域取勝的是Google,而非AltaVista或者雅虎;社交網絡領域,是Facebook,而非Friendster或者Myspace取得了勝利。

  在技術世界,一個新想法的最終成功十分依賴時機。使第一個互聯網瀏覽器Mosaic成功的,是成為該領域先行者的時機。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僅有四所大學獲得了足夠的聯邦資金,以高效地建設和發展國家科學基金基礎網絡(NSFNET),它基本上相當于是互聯網。NCSA的快速的計算機以及網絡連接使得馬克·安德森以及其他孩子,能夠在Web時代起飛前,進行很好的研究并有能力抓住這次機會。

  由于底層技術或者基礎設施尚未成熟,難以支持其應用和可靠性,可能大展宏圖的偉大想法無法表現出相匹配的前置。例如,在互聯網早期階段即Brodcast.com成功的時候(該公司于1995年由馬克·庫班創立),流媒體是個很受歡迎的概念,但其他試圖提供類似服務的公司都失敗了。對2004年創立的Youtube來說,它的起飛需要網絡寬帶的發展,以及C端視頻和鏡頭的結合,并要吸取來自NASpeter的關于版權的教訓(第一個點對點的文件分享服務,但因版權問題而被關閉),最終它的起飛幾乎是發生于其創立十年之后。2004年創立的Facebook,同樣也是踩準了智能手機普及的節拍,后者提供了更加私人化的、即時的互聯網體驗。如果不是iPhone開啟智能手機革命,Instagram,Snapchat,Twitter,以及Uberbe又將身處何處呢?有些人認為,社交媒體最終主流化是因為智能手機在同一時間主流化了——二者在合適的時間點互相成全了對方。

  在區塊鏈領域,DApp的主流化將十分依賴區塊鏈技術與基礎設施的成熟,后者為一些應用場景提供穩定性與可擴展性。一些想法可能在數年后才能變得可行,而一些可能要花費5-10年的時間才行。

  總結來說,新興技術催生新的概念、商業模式,從新的視角來評估它們的價值非常重要,因為以前的方法可能并不適用了。許多這些新的概念需要花費時日以驗證,并且它們的采用同時間點緊密相連。

  

  互聯網革命:市場,基礎設施和公司的演變

   10 

  我們處在1994年嗎?

  有趣的是,當馬克·安德森1994年在硅谷創辦網景時,因為1990-1991年技術行業的衰退,他覺得他從事互聯網行業太晚以至于錯過了互聯網的整個機會。區塊鏈與加密貨幣目前的發展階段最類似于1994年的互聯網革命,彼時我們發明了TCP/IP、HTML以及FTP,這些技術促成了網景(1994),以及比較之后的Facebook(2004),以及愛彼迎(2008)。

  在區塊鏈領域,我們仍然在發明構筑行業的模塊以及允許我們分配計算資源、保護隱私、管理身份、提高擴展性的工具——突破性DApp尚未出現,而它會在接下來幾年中出現。

  

  Perez 技術浪潮周期(來自技術革命與金融資本)

  盡管加密市場的下行給區塊鏈造成了方面的壓力,但我們仍然處于行業早期,泡沫過早到來是因為:(1)盡管事實上絕大多數產品和技術并未發布,token的早期流動性依然頗吸引人;(2)互聯網與社交媒體讓整個世界連接更緊密了,這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加速了加密市場炒作的消息傳播,并促成全球泡沫的形成。

  然而以技術的視角看,我們仍然處于Perez技術浪潮周期中的“妊娠”階段,并且“落地”(installation)階段尚未到來。因為此前瘋狂的市場并未產生達到轉折點的結果,后者包括“有意義的技術設施改善,以及在部署階段額能夠服務于項目路線圖的、可復制的商業模型”。

  

  全球互聯網用戶的增長vs其映射的加密貨幣用戶增長的情況

  目前加密貨幣的接受度最接近1994年互聯網的情況,在其后24年的今天,地球上過半的人口都接入了互聯網。我們可以期待同樣的軌道出現在加密貨幣領域,它可能會以更快的速率因為世界現在連接更加緊密,并且過去幾個世紀中,新技術的普及速度愈發地快了。例如,電的普及花費了46年,電話的普及花費了35年,電視花費了14年,而Web花費了7年時間去滲入全球1/4的市場。因此,我們預計,對于加密貨幣而言,可能還需要一個15年才能達成今日互聯網普及的程度。

  從資本的角度來看,互聯網與區塊鏈革命期間投入的資金規模也非常不一樣。據CNN 財經頻道,1999年有356億美元的風險資本涌入美國互聯網初創企業,而據CB Insights的數據,2017年有10億美元的風險資本以及5億美元從ICO獲得的資金流入了區塊鏈公司。

  在2000年互聯網泡沫的頂點時刻,納斯達克有6.5萬億美元的市值,相較之下2018年初的加密貨幣市值為8000億美元左右。盡管互聯網泡沫僅發生在美國,而加密貨幣的泡沫是全球性的,但前者有更大規模的資本涌入。這是因為:(1)它疊加了股市的牛市行情,華爾街和散戶早已熱衷于將資金投入互聯網公司的IPO并從中獲利;(2)大量財富來自上世紀40年代左右的嬰兒潮的那幫人,他們積攢了大量的財富,管理自己的退休儲蓄,且不熟悉周邊生活的經濟危機。與之相反的是,加密貨幣的投資者主要由資金較少的千禧年一代構成。此外,來自機構投資者的投入加密貨幣的資金相對較小,且如印度和中國這樣的人口大國是缺乏參與的。

  

  區塊鏈革命:市場,技術與公司的進化

  從以上方面看,我們應該預期接下來幾年中一個又一個泡沫出現,因為去中心化應用中“成功的與可復制的商業模式”會被發現,擁有更大規模的機構資本流入該行業,類似于1999 - 2000年互聯網革命期間發生的事情。

  我們可以預期整體市場規模最終將超過10萬億。它會由協議代幣(它從DApp中捕獲價值)、股權代幣、通用型代幣(如果實踐證明其模型在未來是可靠的話),以及加密貨幣(價值存儲——如果比特幣能夠成為數字黃金的等價品,它的市值就能夠達到7.8萬億美元)等部分組成。總的來說,我們相信我們仍然處于區塊鏈技術浪潮的早期,類似于1994年的互聯網革命期間,并且我們應該期待接下來幾年中,更多的市場周期出現。

   11 

  接下來期待什么?

  

  Consensus2018大會:ConSensys創始人約瑟夫·魯賓和Blockchain Capital合伙人Jimmy Song之間關于去中心化應用的采用的辯論

  因為目前加密貨幣市場下行,加密貨幣與區塊鏈行業需要一些爆款應用以為行業重新注入信心。在互聯網泡沫破滅后,隨著新一波的互聯網初創企業找到了自己的路徑,人們漸漸重新樂于相信互聯網,Netflix和Paypal的成功開始減少了人們對互聯網的不確定感和糟糕印象。在區塊鏈與加密貨幣的世界,我們仍然在尋找能證明區塊鏈價值的成功應用場景,以及幫助行業重拾信心的去中心化應用。

  在Consensus 2018大會上,Dapp開發領域的杰出領導之一、ConsenSys的創始人,約瑟夫·魯賓與Jimmy Song 展開了辯論。約瑟夫·魯賓是去中心化的強力支持者,而其他人諸如來自Block Capital 的Jimmy Song則對接下來幾年去中心化應用的普及存疑。截至目前,該領域的獨角獸都是傳統商業模式的中心化公司(Coinbase、幣安、Circle以及比特大陸)。我們尚未看到熱門的去中心化應用取代了傳統公司。

  

  區塊鏈革命以前和未來的階段

  我們現在將過渡到區塊鏈革命的第五階段,這一階段區塊鏈應用進入不同行業,且區塊鏈的擴容方案正在被開發。

  在第一階段,2009-2012年期間,比特幣是作為一種新型數字貨幣以及概念驗證被發布,并且第一批用戶由硬核技術人員、加密學者,以及賽博朋克構成,他們在不同的郵件列表和論壇(bitcointalk.org,Reddit等)推廣比特幣。

  在2013-2014第二階段期間,隨著媒體對比特幣曝光度的增加(盡管許多都是負面報道),諸如交易所、托管服務,以及交易解決方案開始增加。

  第三階段是2015-2017年,行業更加圍繞金融展開的現實世界的應用,如匯款、小微支付、跨境支付等。

  隨著以太坊的出現,我們進入了第四個階段,而新的融資工具ICO,變為了該階段的殺手級應用。

  在第五階段,我們期待成功的DApp出現,以及區塊鏈可擴展性、隱私、數據存儲、交互性、托管和用戶體驗方面的改進。

  在之后的第六階段,我們預期DApp將打破中心化巨頭的壟斷,如Dropbox,Facebook,Youtube,Airbnb等,允許客戶參與數字經濟并獲得更多的權力。

  另一方面,成功的DApp可能需要一些時間才能推出,因為去中心化應用生態系統獲得的資金遠遠少于協議。在互聯網泡沫期間,絕大多數融資流入了應用(雅虎,網景,eBay,亞馬遜等)。協議開發人員(TCP / IP,HTML,FTP)是幾乎沒有得到任何報酬的研究人員,該技術的后續迭代也經常由非盈利組織來處理。然而在區塊鏈領域,我們已經見證了相反的事情,大多數資金都流入了著手協議開發的私人公司(以太坊,NEO,ICON,本體/本體團隊,等等),并且許多區塊鏈工具并未進行ICO。不成比例的資金數額可能會減緩去中心化應用程序的整體開發和發布。

  

  “跨越鴻溝”:由Geolffrey Moore創制的語匯

  總體而言,就全球應用情況而言,加密貨幣和區塊鏈的接受者仍然在2.5%的“創新者”范圍內。 而全球已經擁有了大約40億互聯網用戶,進入了“后期多數”階段。

  下一個區塊鏈泡沫可能帶來加密貨幣的“早期接收者”。在大型面向C端的企業(星巴克,Facebook,沃爾瑪等)的幫助下,鴻溝可能被跨越。早已開始探索區塊鏈行業機會并有大量用戶基礎和影響力的大型金融機構(Fidelity,納斯達克,高盛等等),也在助力這一過程。例如,Facebook目前致力于在其通訊應用WhatsApp上,開發一個允許穩定幣支付的解決方案。該公司邁入金融領域的可能性很大,它著超過20億用戶,并在印度有著龐大的用戶基礎(該國家跨境匯款數額巨大——據世界銀行今年的數據顯示,印度人在2017年向母國匯款690億美元)。我們也看到了最近三星和HTC宣布進軍區塊鏈手機的消息,他們通過在Galaxy S10手機和Exodus手機中內置加密貨幣錢包來為下一輪應用做準備。

  此外,我們已經看到了大型機構心態的轉變,尤其是哈佛大學、麻省理工學院、耶魯大學和達特茅斯大學等高校的捐贈基金的參與,他們開始加入到加密貨幣投資的領域。最近,某些領先的養老金和捐贈基金顧問,開始建議客戶長期投資于加密資產領域。此外,包括紐約證券交易所在內的幾家全球交易所的運營商——洲際交易所(ICE),最近發起了一個名為Bakkt的項目,該項目剛剛籌集了1.825億美元的資金,使消費者和機構能夠購買、出售、存儲和消費數字資產。這些舉措將進一步推動加密貨幣在機構層面的全球采用,幫助彌合采用鴻溝。

  總而言之,我們仍處于區塊鏈技術周期的早期階段,類似于1994年互聯網革命時期,我們預計會有更多的泡沫與更大的資本流向DApp生態系統。 此外,我們預計未來幾年會發布更多的DApp,其中一些將成為突破性項目,逐漸重塑該領域的信心。 

  大型企業和金融機構開始越來越多地參與這個領域,并有可能帶來大量的消費者和投資者,幫助彌合采用鴻溝并為大規模采用打開大門。我們仍然看好行業的發展,并很高興看到未來幾年將會出現什么。

  推薦閱讀:

  豐水期不是礦場和礦商的救命稻草

  區塊鏈該不該追求效率

  波場正在引入審查

  SEC明確代幣屬于證券的評估標準

  R3黯然史

  從貨幣經濟學視角穿透穩定幣

  摩根大通背后的清算體系與區塊鏈網絡

  揭秘頂級區塊鏈投資機構Polychain

  為什么匿名幣將統治下一個牛市?

  官方社群已開通,歡迎加小編微信。

  

  < END >

  

  

  

版權信息
作者:碳鏈價值
來源:碳鏈價值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作者進駐

手機版

Copyright © 2013 比特巴 www.qdwpjd.tw
始建于2013年,提供比特幣 區塊鏈及數字貨幣新聞、技術教程、測評、項目周報、人物等資訊
本頁面提供的是區塊鏈觀點資訊,區塊鏈(Blockchain)是比特幣的一個重要概念,它本質上是一個去中介化的數據庫。
六和网站曾道人